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7-Mar-08, 9:30 AM | 藝文 | (336 Reads)

從台灣民謠想到80年代的校園民歌,也是由台灣傳來香港,李建復和侯德建的《龍的傳人》可能是唱得最多的一首,那年頭香港大專生到內地交流,輪到要表演就唱,這歌兩岸三地都共鳴。

侯德建有感於美國與台灣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於1978年12月中完成此曲,由李建復主唱。歌唱遍了台灣、香港和內地,龍的傳人成為中國人的別號。王力宏的rock版,有些人可能覺得舊的好,不過可讓新一代傳承。

 


島居博思 | 27-Mar-08, 12:00 AM | 藝文, 遊移速寫 | (448 Reads)

第一次聽這歌詞,是台灣民謠《高山青》。Naluwan Hohaiyan,沒有解釋,是台灣一些少數民族歡聚高歌的虛詞。

Picture

聽說台北紅樓年青人經營的遊擊市集3月底就結束,21日坐捷運去,見不到。大選日逛完書館街,西門站在附近,信走到紅樓廣場,發現了市集,也發現了他們。一把溫潤的男聲叫遊人駐足,紅樓北側搭起了簡單舞台。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3-Mar-08, 11:25 PM | 島居隨筆 | (187 Reads)

在我有生之年,希望有一天,世界各地飛往香港的客機都爆滿,因為香港人趕著回家一人一票選舉特首。

3月下旬,香港飛台的客機滿員,辦埋登機的人龍很長,大家帶著最大的體諒,因為台灣人要趕回家投票。

Picture

從零售店老闆到酒店清潔員,民主的定義是人民有權換人,投票是盡責。公民意識普遍厚實。

選舉前夕,朋友捎來一支大學生的自拍,吐露了一段年份歷史嫌短,感受人們嫌長的心聲。

3月22日早上,來收拾房間的阿姐擔心趕不及回到所屬戶口區域投票,因為她還有很多房間要收拾,3點下班,開著摩托走一個小時的路,但所有票站4時關閉。「其實我們只是老百姓,像一間公司的總經理,誰當上,對我們的影響不大。」所謂民主是一人一票組成大多數,每人都是按著自己的意願去行,盡一分責任。3月23日上午,碰見她,問她結果有沒有投票。「當然有啦!」喜形於色,我猜到她投哪位。

凍蒜(當選)只是個開始,帥哥不及務實。如果馬英九不能救黎民於疾苦,在人們的監察和批評下,他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一俟任滿,要撤換抑或再多一次機會,就由一人一票去決定。  

像燈神的願望,在我們這一輩人的有生之年,香港人可以直選特首(朋友補充不是選無可選的中央扶植聽話候選人),六四可以平反!

 


島居博思 | 20-Mar-08, 12:05 AM | 藝文 | (176 Reads)

冰島樂隊Sigor Ros自創語言,擁抱人道主義,表達社會關懷,喜歡歌與歌者。

有個MV,撒野朋黨到處搗蛋,開心叫跳的盡是白髮老人,誰說玩兒是孩童專利!有一首,請來弱智人士主演,但見大家快樂地在草上起舞,美。

他們的實驗精神無可比擬,打破了歌曲必需有歌詞的常規,人聲變成音樂一部份,任由大家敞開心靈細細地感覺。

這一首Untitled 4,聽到眼睛出汗。


島居博思 | 19-Mar-08, 10:10 PM | 島居隨筆 | (272 Reads)

報載性工作者遇劫報警落口供,講四句,阿Sir才抄一句,受害人要求警方加強保護這個行業,警員吐出一句「你們算甚麼職業?」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8-Mar-08, 1:00 PM | 島居隨筆 | (278 Reads)

Life Insurance: A contract that keeps you poor all your life so that you can die rich.               

Nurse: A person who wakes u up to give you sleeping pills.

Politician: One who shakes your hand before elections and your confidence after.

Experience: The name men give to their mistakes.

Philosopher: A fool who torments himself during life, to be wise.

朋友e來詞語新解,啜核到震! 想落幾啱。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5-Mar-08, 2:14 PM | 島居隨筆 | (226 Reads)

(1)城市發展的keyword是甚麼?

(2)舊區重建對原區居民和商戶的關鍵字是甚麼?

(3)甚麼方案最好?接受方案

在傳媒打工的日子,不時跑重建新聞,主管愛「睿智」地說﹕「賴死唔扯都係想作多啲錢啫,你睇吓政府加碼佢地仲會唔會咁嘈。」這種「論調」往往成了定調,好有代表性。

重建舊區關乎霸權﹕「我要發展,你就要走。」無論你在區內生活了多久,你建立了多少不可切斷的關係網絡,總之,發展大晒。最好的方案就是接受方案,拖咁耐始終要走,無謂阿之阿左。點解我地冇得say no?

城市不斷推倒自己的過去,仰望灰濛的天,幻想明日的美好。

有天在星街做完訪問,與受訪者步下大道東,他問這些酒吧和食店以前是甚麼?語塞。曾經以為,我在灣仔讀書和工作過,那些老街舊巷總會記住,原來城市變遷的速度比要記住它的力度強大得多。走在皇后大道東,依稀記得初中在路上一間挨著一間的木行買個木板做勞作,這些木店哪裡去了?

那天跟島民聊起,我們日夕路過ifc麥記旁邊的店正裝修,究竟它原來是甚麼店?眾人想了半天,想不起,真的想不起來。你以為旁邊的店舖幫到你,其實無用,連它們也在急劇轉換中。

深水埗重建區的街坊3月10日做了一桌好菜,恭候林鄭月娥與街坊食餐便飯,聽街坊提出一個她從沒見過的重建方案──「留低方案」。至今林太仍未應約。

延伸閱讀﹕

舊區更新電視 - 深水埗台

 


島居博思 | 10-Mar-08, 4:55 PM | 藝文 | (943 Reads)

 失明前想記得的47件事

詩﹕夏宇

我想記得夏天午後的暴雨/雨的形狀
我想記得黃昏的光/光裏的灰塵在飛揚
我想記得愛人如何親吻如何擁抱

我想記得你煩躁不耐的模樣
我會想念10歲時我看到的那隻象/象的死亡
我會想念卡夫卡/照片裡他那麼倔強
我會想念所有讀過的書認得的字
我會記得時間像旋轉木馬消失

對半切開的奇異的奇異果以及一個蘋果吃到最後剩下的蘋果核
一條發光的公路兩邊都是梧桐樹
地圖上打過記號的城市和一顆淚般清澈的湖

睡覺以前瞥見的那隻蟑螂以及早上睜開眼睛就看到的那張蜘蛛網
七歲時的照片第一次迷路穿的鞋
還有到底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讓我流下眼淚

我必須全部記得
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大聲質問我
對著我看不見的眼睛
我會輕輕地說我看不見
但是我全部記得。

啊是誰把那悲傷變做聲音和顏色
所有我所愛的都在我左右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面對燦爛的星空感覺卻那麼寂寞
因為遙遠星光會將我穿透
是誰把那美麗的幻覺植入我心中
以為華麗的宴會無始無終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讓我流下眼淚
我必須全部記得
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大聲質問我
對著我看不見的眼睛
我會輕輕地說我看不見
但是我全部記得。

是誰把那美麗的幻覺植入我心中
以為華麗的宴會無始無終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島居博思 | 10-Mar-08, 12:45 AM | 島居隨筆 | (357 Reads)

「阿婆你幾歲?」高聲地問。

「八十幾喇。」

原來阿婆耳不聾,人醒目。她的東西很多很多,立立雜雜,但算企理。阿婆呻水費貴,當然啦,她種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花草樹木。一個人住在一個被遺忘的角落。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07-Mar-08, 11:54 AM | 島居隨筆 | (295 Reads)

如果有一天離島沒有渡輪,小島將回到最初的隔世寧靜,然而好多好多世鈞和曼楨會說﹕「我們已回不了從前。」

渡輪公司說油價飛漲,經營困難,拒絕再玩,新公司投標建議話要加價。

「吓!加左無幾耐左喎。」

「咁貴,而家出去都唔敢坐快船。」

「車!快乜鬼!油貴佢地唔敢dum咁行,快船又唔係要三十分鐘,而家快同慢都無唔同。」

「星期日票價已經double左,少左人入嚟玩,如果一家大細入嚟,票價咁溶,你都咪話。」

「唏,我地賣嘢最清楚,星期六、日條街都無人行。」

國際大都會,今年有大量財政盈餘的特區政府運輸官員說,不如削減班次,拉上補下,不要加價,不要停辦。他們閉門斟數,either加價三至五成,or削減八次航班!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