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5-Jun-08, 3:43 PM | 島居隨筆, 藝文 | (186 Reads)

門一開,滿地枯枝落葉,花盆歪倒......

hl=zh_TW"


島居博思 | 20-Jun-08, 11:48 PM | 島居隨筆, 藝文 | (282 Reads)

They are everchanging, but they are the same.

旅行為了過不一樣的生活,不過,時間過去,所有事物,不都是大同小異嗎?其實生活本來就是如此。

今晚我們大力地拍了三次手,之後有點意猶未盡。一個好的演出,令人忘記了時間流逝。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2-Jun-08, 10:44 PM | 島居隨筆 | (400 Reads)

Picture

人人頭上一片天。

通脹迫埋身,吾等速變「民以慳食為天」。

Picture

豆漿6蚊杯,10蚊支,唔抵!買豆回來自製,夠濃味,慳好多。

旁邊那兜東東是豆漿渣+蛋花葱花,下點油炒,是為主食。

Picture

與蕃茄同炒,加牛油多士,正。

Picture

加白米紅米煲粥煮飯,咁又一餐。

食剩豆渣怕變壞,化作豆泥更護花,記得埋入泥深處,免餿味嚇怕鄰居。

黃豆營養高,煲湯好味,不用放肉,其實已很久沒買鮮肉。

最近,一罐午餐肉食足兩星期,A 說「唔好講到咁慘啦。」A還是人地個女,那知近來買餸煮飯傷腦筋。

B 建議豆豉鯪魚三吃,計有剩食魚,魚油炒瓜菜,豆豉儲起炒生菜,送飯送粥。我說鯪魚18蚊罐,等於通脹前快餐店一客下午茶餐。兩周前吃大家樂,茶餐豬扒湯意,意粉另加3蚊,他們也難做。

C 說我似佢阿媽,一餐煮埋多餐飯。我不為慳柴火,而是一個人飯難煮,索性煮多。第一回合,飯初熟,似倪匡,見碗飯熱辣辣已笑得見牙唔見眼,第二回合加蛋加葱炒。第三回合有乜加乜,餸頭餸尾、果仁、果脯、食剩半隻乜瓜物瓜,統統放進去煮佢老板,色香味全,創意無限的炒飯沙律。第四回合,加大量水,加變稔果仁,煲粥。第五回合,放塊芝士焗焗,又脆又香口。麵包如是,第一回合鮮吃,第二回合沾蛋漿煎,第三回合放雪櫃,第四回合放冰隔。只要有雪櫃,有多士爐,有牛油,有jam,就可化粧成三餐。

上周朋友給我七八隻粽,為怕餐餐粽,婉拒吾姐送粽子,現在後悔,因為星期一午餐已消耗掉一半,第二天全部消失。跟D說,這叫越窮越見鬼,想慳錢,叫自己食少啲,那知胃口好過以前。晚飯塞了三大碗粥,十點已經行雷,好似村上春樹寫《麵包店再襲擊》,餅乾碎都吸乾吸淨,仍舊飢腸轆轆。瞓啦!瞓啦!臨瞓咪食嘢,瞓醒無事。

世界艱難,有慳食大法,請奔走相告,不勝銘感。


島居博思 | 12-Jun-08, 5:05 PM | 島居隨筆 | (145 Reads)

請你食檸檬!今時今日變恭維說話,而且很豪呢。歐洲檸檬失收,價格飛漲,骨牌效應,連累香港檸茶加價一兩元。

舊時人,沒飯開就說捱麵包,隨著麵粉狂加,麵包是用來嘆的,米飯亦不便宜,總之荷包縮水。「荷包縮水」這種講法都好舊,想不到現在合用。瑪麗皇后昔時叫沒麵包吃的人民改吃蛋糕,董伯伯叫大家吃月餅,這種時勢,所有食物都貴,改吃甚麼?食西北風吧!(這句俗語也很舊)

 

每次入貨,為 A 牌子 比 B 牌子便宜兩三角左度右度,腦際響起﹕「糖又加,鹽又加,成日咁加任佢話......」金曲勁金,難料金到今時。惟一沒加,始終不變的,是人工。


島居博思 | 06-Jun-08, 4:35 PM | 島居隨筆 | (240 Reads)

根本上,世界人口中年化老年化,又流行懷舊,怎能一味扮青春?消費市場也不能只做小朋友生意。」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02-Jun-08, 3:33 AM | 島居隨筆 | (1942 Reads)

這是我最喜愛的民運歌曲,盧冠廷的旋律優美清新,劉卓輝的詞寫得抒情,LoLo演繹真摯,不可多得。他曾灌錄黑膠唱片《1989》,全碟都是關於六四的歌曲,包括這首。沉重,正是時代的烙印,反映唱作人心痛。

漆黑將不再面對,歌名可以兩重解讀。像聞一多著名的新詩《也許》,帶著憐惜,帶著愛。漆黑不再面對,是安慰英靈,請他們安息,不用由他們來面對漆黑,縱然漆黑繼續。第二重解讀是唱作人祝願很快見到光明,反映時人心願。星雲大師曾以廣場上槍聲響後,信仰馬列毛數十年的已故經濟學家千家駒一念之間皈依我佛,開悟大眾事情或會在一念之間改變,如今,差不多二十年過去,還要等多久?這一代人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平反六四嗎?還是要等這一代的元老去後才可以為六四翻案?在無邊的等待中,這歌更加必需。

<object width=


島居博思 | 02-Jun-08, 2:18 AM | 島居隨筆 | (1537 Reads)

那些含著淚採訪的年輕日子,遇見一位歌手,曾經拒絕踏足國內演出。多年來始終如一,談到六四就真情流露,悲慟、義憤,可惜,她已經不再醒來......惟有重溫她1990年一次感情真摯的歌聲。好一個義氣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