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8-Dec-08, 8:56 PM | 光影記事 | (314 Reads)

小時伏在收音機上聽,腳不由自主......感染快樂。

演鋼琴手的張揚擁有Lee Hom笑臉,那時代國語片比粵語片優勝,少有奶油小生。演大提琴手的田青,近年仍有在電視劇出現。

某年買來經典重溫,驚覺60年代早有這種拍爛手掌的歌舞場面,葛蘭在《野玫瑰之戀》飾演歌女,low cut + deep v 大露背,低到腰際,性感得來健康,不低俗。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6-Dec-08, 11:50 PM | 島居隨筆, 光影記事, 藝文 | (223 Reads)

偶然聽電台訪問李進,談為什麼現在沒能培養阿梅等星級歌手,李進大意說文娛多選擇是一個原因,科技進步,容易和方便得到是另一原因。

以下這歌小時曾在收音機聽到,還是要多謝科技,因為youtube,才有機會看到原來有mv版。

電台不及有聲有畫兼免費入屋的電視,藝人除了聲藝、還要色、跳舞、形象、合觀眾眼緣。MV中小女孩面前一大堆棄置收音機,不僅意味藝人「壽命」縮短,還有時代終結。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6-Dec-08, 2:07 AM | 光影記事,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162 Reads)

似乎誇o左少少?

 

 

講到隻狗超煩,勁百厭,抑或新手第一次養,雞手鴨腳在所難免。

Picture

小說和電影都明言,從狗狗身上學到好多,查實任何動物同伴都有此作用。

新婚夫婦生與唔生十五十六,用養狗測試湊B耐性,以為有得食有得(目訓),得閒walk吓好簡單,搞出個大頭佛,美國中產故事放到香港同樣具有代表性。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5-Dec-08, 4:19 AM | 光影記事 | (165 Reads)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1-Dec-08, 4:47 PM | 島居隨筆 | (124 Reads)

沒有最細微的沙粒

也沒有美麗的海灘

也沒有到海灘暢泳,把皮膚曬得黑黑的日子

也沒有坐在沙灘等待日出的回憶

能從最平凡細微中找到美

是幸運,也是幸福

── 劇場工作者「神父」


島居博思 | 18-Dec-08, 1:39 AM | 島居隨筆 | (165 Reads)

美國如是、香港如是,社會大力提倡消費,TO SPEND!!!!

以下關於乜東東的短片,可以有中文字幕,值得SPEND 20分鐘看,尤其就近聖誕新年。

http://www.storyofstuff.com/index.html


島居博思 | 17-Dec-08, 2:44 PM | 島居隨筆,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164 Reads)

誤開那段以玩具兔子開頭的短片,我立即stop了,這三秒,是畢生經歷最久的,悲慘的叫聲,來自受盡折磨的兔子瀕死的哀號!

臥底攝影師拍得毛皮工場把狐狸、貂鼠、兔子、鼬鼠困在滿是食物殘渣和動物糞便的窄小鐵籠裡,有些被捕時已被捕獸器弄傷,得不到治理,任由傷口發炎,潰爛,斷殘。

為了保持毛皮完整,同時盡量減省成本,毛皮工場用最殘忍的手段殺害動物,如扭頸、焗死、毒死或以鐵管插肛或陰部通電。唉,可憐的動物未必馬上斷氣,但工人已等不及,立即剝下牠們的毛皮,無視動物掙扎、哀鳴、淌血、呻吟!

媒界上讀到裹在毛皮服飾裡的美女美男,想到冬天暖笠笠和時尚,可有想過毛皮的原本擁有者,無助地遭人類捕獵,掠奪了皮、生命和尊嚴?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6-Dec-08, 12:00 AM | 島居隨筆 | (167 Reads)

美國親人傳來這真人真事,觸動不因當事人當時得令,而是撫心自問,世事人心愈見複雜,我們夠膽當天使嗎?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3-Dec-08, 3:51 PM | 有書有贏 | (400 Reads)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份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Picture

想起《背影》,我買了龍應台這新作。

她的文字向來不是我愛,雖然華人作者少有這般「好火」。《目送》寫作者自己轉入人生下半部,經歷人之平常卻觸心的情愫,包括父親的逝,母親老得忘了自己,甚至不認得她。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世界。寫自己的失落和放手......

有些事,只能一個人做。有些關,只能一個人過。有些路啊,只能一個人走。

二十歲之前相信的很多東西,後來一件件的變成不相信。

曾經相信過愛情,後來知道,原來愛情必須轉化為親情才可持久,但是轉化為親情的愛情,猶如化入杯中的冰塊──它還是那玲瓏剔透的冰塊嗎?

曾經不相信「性格決定命運」,現在相信了。

有一種寂寞,身邊添一個可談的人,一條知心的狗,或許就可以消減。有一種寂寞,茫茫天地之間「余舟一芥」的無邊無際無著落,人只能各自孤獨面對,素顏修行。

長亭外,古道邊,荒草碧連天......李叔同寫詞的《送別》,第一次聽見於《城南舊事》,想哭,不明所以。小英子說過﹕「爸爸的花兒落了,我已不再是孩子」。宋媽回鄉,英子和媽媽的馬車漸行漸遠,她不斷回頭,希冀抓住什麼,是作家林海音小時拜別父親,離開北平的自傳。 電影看了超過十次,小說都有兩本,一次又一次感觸,直至如今才感悟。

《目送》寫龍應台自己和由她串連的生命來去,刻鑿路上足跡。

二十歲的時候,我們的媽媽們五十歲。我們是怎麼談她們的?......現在,我們自己五十多歲了,媽媽們成了八十多歲的「老媼」。......

「你今年幾歲,媽?」我輕聲問她。

她眼神茫然,想了好一會兒,然後很小聲地說﹕「我......我媽呢?我要找我媽。」

《目送》

作者﹕龍應台

天地出版

2008年7月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