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8-Feb-09, 1:15 AM | 島居隨筆 | (200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 

怎樣將所有家當化為一個旅行箱?

不行,不行,光是書,已經有一面牆是書架。

阿乙十年前搬到島上來,身邊就只有一個旅行箱,我問他怎樣做到,他說就是可以。

他把自己放在裡面了嗎?!其實,都可以,平時旅行就帶一個箱。

對呀,最基本就好。不過去旅行跟人生旅行不同?

你是說時間長短?

去旅行或者出差,所有衣食住行就為了公事或觀光這純粹目的,其他東西變得最基本,但做人多功能,多目的。

想清楚其實很多東西是不必要的,你想想,是不是有些東西多餘了?我發覺有些資料其實上網都找到,這些書可能要送人。

只要有電腦就可以。說起來最近notebook很神,忽然沒畫面,忽然不能動,當年買很肉痛,圖它是日本製耐用,想不到才第四個年頭就傻了,我哥說我每天勞役它超過十小時,合該有事。

你打算買部新的嗎?

沒錢,有人勸我買laptop,我們不是在討論精簡化嗎,我還是喜歡輕巧。

同意,雖然notebook也不方便外出使用,在家用也比laptop方便。

電腦這個發明不是幫我們精簡嗎?為什麼仍有許多書?

你認為電腦可代替書嗎?

抑或我們仍舊熱愛捧在手上的東西? 

我們是熱愛文字,一個隨時墮入,又可即時抽身的世界。

看完一個世界,把它放到一邊,得閒望一望世界的脊樑已很開心。所以就有一牆都是的脊樑。 

人是不是要通過擁有才可以證明自己?

這是為什麼商品社會成功,不斷製造需要,不斷催眠,於是我們買了一堆又一堆不必要的。

那天重讀Club O一月通訊,有句話忽然很亮眼。「活得簡樸,再簡樸一點」,那是說,我們簡樸的程度可以再推得遠一點,是個由人各自界定的概念,很受用。我又想起旅行箱了,每次旅行,行前怎樣簡化也好,到時你總發現自己帶多了。

不過有時發現忽然轉冷,忘帶厚衣,穿了所有T恤也在發抖!

到時買。

又製造多餘,明明家裡有沒帶來。

你有沒有發現,有時收拾得剛好,回來時就算沒買手信沒拿紀念品,同樣的東西竟沒法塞回旅行箱。

是嗎?

難道是外國的空氣密度較高。

不可能。

是不是回來時天時熱了,本來著上身的都要除下放入行李?

那從熱的地方回到冷的地方,旅行箱一定放得下。

阿乙的創舉叫他重演可能嗎?這些年他也置了些傢具。

不知道,沒問過他。

聽說他那時從外面來是想有個新開始,所以沒把過去帶來。

電影才會有一個旅行箱隨時上路來去自如的灑脫。

阿乙當年就是這樣,有個去了台灣浪遊的行家只有一個大背包和一輛摺疊式單車。

這樣身無長物,難道想做冇腳雀仔,這樣子,好像沒法settle down。

不是非黑即白,只是想到settle down也可精簡。一個街坊一句口頭禪Less is More,非常非常受用。認識一個朋友不再拍照了,家裡的老照片只剩一個月餅罐。

哎呀,將來老了怎辦?

活在當下,理好現在,將來是將來的事。況且,現在不簡化,將來就會說都存放多年,留住它,留住它,於是就愈積愈多。

人是要回憶的。

回憶在心中。

如果失憶,有相為憑。

失憶的話見到相也沒感覺,想不起,更痛苦。不知什麼人說過,看完的書就要送人,這樣收回來的會更多;然後看完又送人,這樣才會keep住不留,留的話只留在腦,留在心。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好像一些舊衣,每件都有故事,留著不穿好多年了,我是不是要為蒐集故事而留下這些佔地方的物件?

我們的社會其實很富足,距離清貧生活很遠。

我哥在學校拾到很多文具,最多是原子筆,還有一排排中華牌和施德流鉛筆,他問老師和同學為什麼丟掉,他們說愛用筆芯筆,有些說一些筆難看(樣衰),不想用,不用就丟掉。記得小時,鉛筆太短,就用筆筒套住寫。我準備把這些筆送去國內山區小學。多年前在尼泊爾走山,一個孩子義務帶我們認路,末了他不要金錢報酬,只想我們給他一枝筆。我沒有拍照,但這記憶深印腦海。

多餘而又不必要的東西送到回收義助組織,社會資源再分配,又環保。

用心生活就好。一位老人家說﹕「永遠布施,你總會發現你有餘力布施,你總會發現你有多出來的。」

一旅行箱家當,可能是我們終身目標,叫你把hi-fi塞進去,已經沒空位塞枕頭。

對呀對呀,去年搬來也運送了很多次,證明一箱子不可能。不過人終歸都是塞進箱子裡去,什麼都帶不走。現在開始簡化,無謂到時麻煩別人,而且那時統統變遺物沒人敢用。

你真是黑色幽默。

是yau(抽)黑色襪。

 


島居博思 | 26-Feb-09, 2:25 PM | 光影記事 | (116 Reads)

無意中發現台灣網友fainter05的爆笑上載,生死存亡怎收怎放。

如有雷同,實屬好笑....Lovelygigi這廣告短得精妙。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5-Feb-09, 8:26 PM | 島居隨筆 | (196 Reads)

各位好友﹕

我在展開慳家運動,請替我打氣,有什麼點子,請不吝提供﹕

(1)出外工作帶水壼

(2)不到外面喝啡茶,除非不用另加錢

(3)外出用膳每餐35元以內

(4)多步行巴士小輪,少地鐵

(5)三餐盡量自己煮

(6)多菜少肉

(7)每月伙食700元內

(8)借書,不買書

(9)不去戲院

(10)不買影音產品

昨天發出以上電郵給六位好友,今天已收到半數和應,多謝支持。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4-Feb-09, 12:20 AM | 島居隨筆 | (123 Reads)

劇場教父寫就新書《中國是個大花園》。哎呀,難讀症發作,買不起3M護目燈日子有功。《中國是個大花廳》?呸呸呸......離譜!大花臉?大花貓?大花瓶?大花筒?大花生......No lah,明明最後是園字。《中國是個後花園》、《中國是個御花園》,不不不,三讀通不過,難道《中國是個遊花園》?我的眼力太太太有問題,應該買過盞燈、換過副眼鏡,抑或換過對眼好?

###       ###       ###       ###

不按本子辦事的是牠們,人家農曆寫好立春後一個月驚蟄,那些蛙、蛾、蟑螂、炎蛇、蟻忽然提早出來遊花園。尤其是蛙,上星期日晚就出來呱呱叫﹕「我好寂寞好寂寞」。睡了一個暖冬,都猴急地邀約女伴。喂喂小朋友,不要趁我開門偷入屋!KuKu開始忙了,這幾天索性守在櫃底等蟲到。小侄女聽我講蟲話,發誓永遠不住鄉村。

###       ###       ###       ###

窮風流,斤斤計較是樂趣。買盒喉糖都格一輪價,幾多粒幾多克幾多錢,平一個幾毫都好,慳得就慳。上次金融風暴,出版人邀約談大計,去老字號貴價食店,前菜小食幾碟鹽花生酸黃瓜,不吃也計錢,東家說凍冰冰由它放一邊,「有乜好食」。我和窮友掏出常備密實袋準備打包,出版人大怒,發誓永遠不跟我們這些寒友吃飯。好好笑,那副嬲樣。

前面已經歷很多風暴,不須擔心,只是慳家好玩。總之,失意淡然,得意泰然。 


島居博思 | 22-Feb-09, 12:41 AM | 藝文 | (133 Reads)

久違了的好戲。

Picture

 (圖片來源﹕上海京劇院)

甫開場,三阮清翠,京胡高亢,尚長榮先聲奪人,有架有式地徐徐登場。那冬瓜臉和圓大厚背,活脫脫是父母官模樣,演清廉好官入形入格。

好心人買了票臨時沒空,知我窮,相贈門票,讓我有機會欣賞到這部自2003年首演以來,連續四年奪得四個國家級重要獎項的好戲。至今全國戲曲只此一部 ──《廉吏于成龍》。

入場前,本莞爾劇名太平實,怎知開場不久即進入戲肉,劇本扎實,戲味濃郁。下半場熱淚盈眶,正尷尬自己緣何眼淺,發現前排抹淚的男女大有人在。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9-Feb-09, 11:57 PM | 島居隨筆 | (119 Reads)

咁點解一自皇城劫後,只留番一個金童,唔見左個玉女呢......

訪問前聽帝女花、訪問後聽帝女花

看所有帝女花影像聲音文字

找所有關於邢亮的資料

雖然看過他的舞

還是要找

吸、咀嚼

消化、反芻

訪問從不set題目

因為已上身

用資料用靈感用印象用記憶

令自己極速進入

一呼一吸都是

交了稿

放下

帝女花與邢亮

Everybody ought to have a maid, comedy tonight......

極速進入音樂劇氛圍

下一個訪問已經約好


島居博思 | 15-Feb-09, 9:54 PM | 光影記事, 藝文 | (139 Reads)

生命中太多巧合,深信不是偶然。

一個訪問,lead to同一個受訪者的另一次訪問,然後在街上一張海報影入眼簾,一位陌生女歌手的名字出奇地與朋友相同,而這朋友與要求我做另一個訪問的機構有關。對於這巧合,跟朋友當笑談地聊過。在搜集資料過程中,找到將於二月底在台灣上畫的心靈電影,然後聽到令人馬上心醉的歌聲,歌者正是這新人王若琳。

有一條無形的線把我帶到這裡。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5-Feb-09, 6:25 PM | 島居隨筆 | (94 Reads)

直接領悟的心(intuitive mind)

是上天給我們的神聖禮物

理性思考是它的忠誠僕人

我們的社會

居然把一切榮耀歸於僕人

卻忘了禮物的存在

~愛因斯坦~


島居博思 | 14-Feb-09, 1:16 PM | 島居隨筆 | (96 Reads)

幸福是什麼

(內地最流行祝詞)

幸福就是 2008
元旦沒進烏魯木齊

二月沒去柳州
三月沒逛拉薩
四月沒到山東
五月沒在汶川
六月沒在貴州甕安
七月沒在上海當警察
八月沒在新疆當兵
九月沒有到山西襄汾看潰壩
當然最幸福就是今年沒進股市
否則寶馬進去,自行車出來

西服進去,三點式出來
板進去,打工仔出來
站著進去,躺著出來
牽著狗進去,被狗牽出來
總之,

就是地球進去

也是乒乓球出來
 

其實那些都沒啥
 

更值得慶賀的

也就是天大的幸福

就是你已經長大了
不用天天喝三鹿了!

 

 


島居博思 | 08-Feb-09, 12:58 PM | 島居隨筆 | (183 Reads)

經濟雖然低迷,零售業態度仍然跟沙士期間有段距離,尤其,你付「神沙」,晚娘面孔可期。

不是每個商戶都設八達通,如果商品價錢有零頭,你又「exact fare」,叮、叮、叮給對方......「一毫、兩毫,最憎收呢啲,唔要,俾番你。」那個下午,那包棉花棒不錯是便宜了,不過士多的溫度驟然下降,你覺得自己的錢好似零舍唔係錢,係屎。那憎惡的表情雖然對物,但那三粒腎是你的,而且由你付出,你,難逃責任。

如果你給他找贖,對方可能找回一個五角一個兩角、或者更散的,我試過買包香口珠,對方找你碎銀好地地。準確點,商店是憎收,不是憎找,因為拿碎銀到銀行換回大紙時銀行要收手續費,昨天一個好相汝的老闆說,就是拿一蚊兩蚊大餅找換,銀行都收手續費,商戶條氣唔順,所以對收零錢零舍敏感。很多店鋪索性在收銀機上貼紙「本店五毫、兩毫、一毫,一概不收」。

不如政府回收所有神沙!「咁又唔得,唔係個個都用八達通。」老闆說得有理,不過銀行做法令這種用輔幣神憎鬼厭的情況繼續下去!我而家唔係冇錢俾,唔係唔夠錢,而係俾足,都要受氣,呢個乜野世界!

憎收碎銀的其實是銀行,出面憎收的變成商戶,商戶也是受害者。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