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31-Oct-09, 3:33 AM | 光影記事, 藝文,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62 Reads)

海豚幫助自閉兒童

深圳篇

除了主持人略嫌戲劇化的風格,這個真實故事令人鼓舞。

見到聰聰病情的改善,深圳海洋公園開展海豚幫助自閉兒童的計劃

香港呢?除了娛樂,可以做更多嗎?

劇場有心人,資深編劇滿道又一部關於自閉症的好戲《野孩子》即將上演。去年看過他的《愛在加州瘟疫時》,雖說環境污染與自閉症,但對白實淨,戲味濃郁,久違了的好戲。飾演自閉症的男演員榮獲舞台劇獎。

Picture牛頓、愛因斯坦、莫札特是自閉症人士?!

歷史上多少特立獨行的人物,別人覺得他們格格不入,只因一般的對錯標準根本不適用在他們身上。

1725年,德國漢諾威森林中,野孩子彼得被人發現,當時他全身僅掛著一截殘破衣領。他被帶返英國宮庭,旋即成為皇室與政府間權力鬥爭的棋子,並向他施以「最優秀」的教育。

廿一世紀作家保羅的可愛趣緻兒子被指患有自閉症,為了教育兒子,他奮力翻查典藉,偶然發現彼得的故事,兩個世代的人物從此穿梭往來……

一條褲製作致力製作高質素舞台演出,關注社會政治議題,如《美國蝦》、《山中方七日》、《革捷古華拉命》等。08年推出《愛在加州瘟疫時》,探討自閉症與環境污染的關係。09年再次從自閉症出發,改編保羅.高連斯的自傳式小說Not Even Wrong。

Not Even Wrong
正式授權改編.創作粵語舞台劇

原著小說獲《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書單雜誌》、《圖書館日誌》書評推薦

★★★★★亞馬遜網站五星推薦

「以豐富的歷史學養與優美而憂傷的筆調,道盡了父親對子女的真摯之愛…對於自閉症兒子付出的愛、對自閉症的認識。」誠品書店網站

“Exceptionally written and imaginative.”
「筆力非凡,創意盎然。」英美文壇鬼才Nick Hornby

”No writer better articulates our interest in the confluence of hope, eccentricity and the timelessness of the bold and strange.”
「高連斯對奇人異事的描述,融合了希望、怪誔與永恆不變的主題,功力無人能及。」電影《尋找快樂窩》編劇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11月13日(五)及14日(六)晚上8時
14日(六)及15日(日)下午3時
11月13日、14日下午及晚上均設有演後座談會。

門票﹕$160、$120

特設11月12及13日下午的學校專場及演後座談會 ($50),請到www.pants.org.hk下載報名表格。名額有限,先到先得。

編劇:滿 道
導演:胡海輝
監製:黃懿雯
佈景設計:阮漢威
服裝設計:何珮姍
燈光設計:楊子欣
作曲/音響設計:彭俊傑

演員:李景昌、查國林、宋本浩、柯嘉琪、郭麗敏、溫玉茹、葉萬莊、薛海暉
 

查詢:9238 3158  

主辦及製作 一條褲製作
資助 香港藝術發展局
贊助 香港兒童健康促進協會
協辦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 


島居博思 | 31-Oct-09, 2:47 AM | 有書有贏 | (21 Reads)

所以佛學講,我們大家要有「無緣之慈,同體之悲」。我們坐在一起,誰能夠知道前生有沒有互相做過父母啊!也可能做過夫妻,做過兒女,翻來覆去都輪流過的,誰知道自己啊!

因此說,你對這個朋友不高興,要整他,你算不定整了自己前生的父親,或者前生的兒女呢,或者兄弟姐妹。所以說無緣之慈,同體之悲,那是沒有條件的。

                                                       ## 南懷瑾 ##


島居博思 | 30-Oct-09, 6:59 PM | 有書有贏,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56 Reads)

奧斯卡肥得來有點論盡,不過當他跟著醫生和護士巡房後,鎖定目標,就二話不說,跳上病床,陪伴瀕死病人泅過彼岸。

醫生說,兩年來,奧斯卡25次跳到病人床上,不到4小時病人就離世,屢試不爽,次次準確。

有些老年病人無依無靠,奧斯卡就是他們生命最後數小時的至親。

有些老人不愛貓,因著奧斯卡而改觀。

奧斯卡的事蹟,BBC報道了,TVB報道了,連新英倫醫學雜誌都報道了。

醫院給奧斯卡做了牌匾。

一堆專家自然分析,說什麼貓嗅覺特強,什麼肯定不是第六感,而是生物化學原因。唉!明明一樁心靈事件發生了,人還是要煮鶴焚琴地訴諸於科學解釋,彷彿動物不會有靈性,不懂得愛。

Picture

  • 作者:大衛.多薩
  • 原文作者:Dr. David Dosa
  • 譯者:謝靜雯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26日
  •  


    島居博思 | 30-Oct-09, 6:49 PM | 島居隨筆 | (18 Reads)

    在寫關於駕車安全,收到電郵關於美國達拉斯一位人士發起防止醉駕網上收集簽名運動。

    I went to a party,

    And remembered what you said..
    You told me not to drink, Mum
    So I had a sprite instead.
    felt proud of myself,

    The way you said I would,
    That I didn't drink and drive,
    Though some friends said I should.

    I made a healthy choice,

    And your advice to me was right,
    The party finally ended,
    And the kids drove out of sight.

    I got into my car,

    Sure to get home in one piece,
    I never knew what was coming, Mum
    Something I expected least.

    Now I'm lying on the pavement,

    And I hear the policeman say,
    The kid that caused this wreck was drunk,
    Mum, his voice seems far away.

    My own blood's all around me,

    As I try hard not to cry.
    I can hear the paramedic say,
    This girl is going to die.

    I'm sure the guy had no idea,

    While he was flying high,
    Because he chose to drink and drive,
    Now I would have to die.

    So why do people do it, Mum

    Knowing that it ruins lives?
    And now the pain is cutting me,
    Like a hundred stabbing knives.

    Someone should have taught him,
    **That it's wrong to drink and drive.##
    Maybe if his parents had,
    I'd still be alive.

    My breath is getting shorter, Mum

    I'm getting really scared.
    These are my final moments,
    And I'm so unprepared.

    I wish that you could hold me Mum,

    As I lie here and die.
    I wish that I could say, 'I love you, Mum!'
    So I love you and good-bye.
     
     
    MADD (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ers)


    島居博思 | 30-Oct-09, 1:55 PM | 有書有贏 | (45 Reads)

    「我最大的遺憾是,寫《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時,父親不在了,母親失憶了。」

    四十歲以後才想去了解父母的龍應台,有跟時間賽跑的緊張,想「用一個文學的方式,對這一整代已經剩下不多的人,做一個致敬跟告別。」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30-Oct-09, 2:11 AM | 島居隨筆 | (29 Reads)

    那位右眼視物變形的朋友Q,提議大家探訪住在偏遠地區的舊友。「放心喎,我開車載大家去。」

    我不夠「醒扒」,開始約人,一心確定人數不可超過房車載客量,直至致電花,他提醒﹕「Q看物變形還開車,萬一......還是我們自己搭車吧。」

    忽地陷入沉思 - Q不照醫生吩咐減肥,同時又想右眼好轉,是他的個人選擇。但Q照樣開車,牽涉的不再是個人,而是自己、家人、乘客或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跟Q說,他竟信心十足。

    Q說﹕「你們都怕死。」

    我說﹕「不想死在你的手上。」我覺得自己答得機靈,然而淡化了問題的嚴重性,我為自己反應快而爽,無視可能危及其他生命的可能性感到悲哀。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但個人選擇如果牽扯到他人的生命,我覺得應該三思而後行。


    島居博思 | 29-Oct-09, 11:19 PM | 光影記事, 綠活 | (19 Reads)

    以為多菜少肉,多飲水健康,今天香港食水菜疏都靠珠三角輸入,但綠色和平調查所得,水有番梘味、菜用洗潔精水種.......當地居民若不是逼到埋牆角,不會勇於面對鏡頭吐苦水,吐出大口大口梘水!!

    這些污染企業,好些是香港人開,開的人當環保、當生命冇到,批准他們的人,同樣無視污染對人類和生態深遠的遺害。

    http://202.152.178.208/event/36tricks/prd.html

     



    島居博思 | 28-Oct-09, 12:46 PM | 島居隨筆 | (44 Reads)

    Picture

    芭比50

    Picture 翠兒60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7-Oct-09, 3:06 PM | 島居隨筆 | (93 Reads)

    作為一個傳媒人,名片派了出去,終日外面跑,預期收到各式生張熟李陌生電話電郵。

    經常收到公關公司電郵,親切直寫我名字,如老友好介紹般誠邀採訪,這賣熟手法恃的不是熟,而是生,奇!早已習慣。

    不過月前收到一些電郵,宣傳政府文化活動,來人沒表明身份,查詢電話是手機號,查詢電郵是yahoo等私人信箱,什麼公司也不知道,基本禮貎欠奉,令人看著不爽。再來是宣傳展覽,第一句就吩咐傳媒一定要去,態度傲慢。

    接二連三,看到電郵指明某傳媒老闆出席開幕演講,請大家務必採訪,開始露出端倪。後來跟主辦活動的政府部門反映,他們說我們的contacts的確由部門交予那間合辦的傳媒機構,不過從來不知道那機構用這種方式聯絡記者和編輯。唏!邀請採訪光明正大,何須鬼鬼祟祟?

    再說,那些宣傳稿複雜到冇人有。一批藝術品分散於N個地方展出,香港九龍新界,政府展館,各大商場,又分開不同日期,不同時段,又註明這個藝術家的展品不在那個展場,嘩,眼花撩亂,已經是個圖表了。只讓人感覺安排浮躁,推廣手法不上道。

    最近收到某宗教機構電話,叫人幫手訪問他們的演出。嘩,演出快將開始,現在才找傳媒,有沒有想過人家需要時間準備。

    直接告之時間緊逼,專題早部署好出街日期,這次幫不上忙,下次請早點告之。對方一再懇求,原因一個﹕「我們的節目非常精彩,機會難逢」這老黃賣瓜法實在難頂,有沒有想過記者從來不吃「毅」這套!節目值得介紹就做,不值得就不做,再煩反效果更大。

    來人說打過去某文化周刊的編輯,對方說沒興趣。我這舊同事倒坦白回絕。

    但為什麼告訴我?

    最後請他EMAIL資料給我,我至少幫他做LISTING(每周演出好介紹)。怎知他說﹕「我要的是訪問,是專訪。」話之你宗教機構,做人要有基本禮貎。

    我的答案仍是不。

    好了,剛又接到他的電話,劈頭第一句﹕「你幫我搵左乜野傳媒?你有無將我地的節目forward給其他傳媒?」我有理由相信他根本不認識傳媒,有可能忘了我是誰,只為急於宣傳,up得出就up。「先生,你有無搞錯,我是記者,不是公關,亦不是你閣下的公關公司,我為什麼要幫你搵傳媒。」他說可能是誤會。樣樣推落「誤會」,誤會這BUDDY好慘。

    他說﹕「咁你唔做丫嘛!」吓!奉旨的嗎?!然後說﹕「今日乜乜日報幫我哋出左,仲係全版添呀。」跟我有什麼關係?

    末了他說是我的同事叫他找我,說那人保證我幫到他。好,告訴我是哪位同事,對方又UP唔出。若真有此人,他竟敢作此保證,請先生找他理論。我怎能為一個MR NOBODY說的什麼保證而FULFILL這位先生的EXPECTATION!

    這是什麼態度!!!?告訴我各種人說的各種話,只為「幫我地出,幫我地做專訪」。

    無論機構有什麼背景,請保證聘請的人要有基本禮貎,還有作為機構宣傳人員,身份上代表了機構。話之你是天皇巨星,都要有禮貎。尊重人,自重。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