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31-Dec-09, 9:05 PM | 島居隨筆 | (42 Reads)

買了甜椒芝士水果和麵包,準備做個西式的除夕晚餐。外面有人大力敲門,「你認得我嗎?」一個高大的女人站在門外。認得,上星期日,朋友A介紹我認識新搬來住我後面屋的鄰居,一對香港與外籍人的couple。

由我家去他們家有條折徑,攀過屋後的矮牆就是了。他們在後園搭了個簡單帳蓬,可能時間尚早,只有一位女賓。大家道過姓名,女子名若elena,打扮和用色令人舒服。坐好,女主人捎來一碟飯,謝啦,一點點熱的在這天冷時節暖胃暖手。

兩個外籍人士的英語帶濃重歐洲口音。原來他們是俄羅斯人。俄羅斯,我去過,這個晚上,所識的兩句「多謝」與「再見」已夠用,尤其一年將盡,碰杯時大家得互道「再見」。懂得一兩句,藩籬很快拆開。

「為什麼你會去俄羅斯?」Elena問。因為柏林圍牆倒下,哥巴卓夫解散東歐陣營,我要去看新世界。那些年輕的日子,一下子回來了。告訴女主人,我從北京出發,經滿洲里,沿西伯利亞鐵路,進入俄羅斯......

現在改變很大。再去你會發現完全不同。」elena說。

為什麼來到香港,問elena,一住十多年?掀出每個人對故里的愛與恨。「初來香港十多天我就愛上了,即使到現在,我仍覺得這裡的人好,出街安全,在家感覺安全,警察友善。如果你去過俄羅斯,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我明白,不因我去過,而是我們有個共產中國,那些年月尤甚。閒談間知道我和男主人、Elena都同年,他們年輕時經歷過什麼,可以想像。「現在俄羅斯人富裕了,不過我還是喜愛以前一些東西。」elena說。

elena已拿了香港身份證,她愛港情切,不斷問香港人怕什麼?為什麼怕北方?我不能代表香港人回答,只是相似的感嘆,並非出自黃皮膚,特別無奈。 

民情、全球化、經濟、工作,都談了,大家觸及天氣。香港、俄羅斯我們都知道,得出的結論是俄羅斯委實太冷,香港越來越熱。

這家人剛搬來這區,住在本島時間卻比我久,以前一直住在島上偏遠小村。 男主人就是那種巨大強壯的典型俄羅斯男人,他給我披件厚重的原裝俄羅斯海軍將領外衣,暖,不過重而大,可以當被蓋。十年前,他在俄羅斯當記者,啊是行家,後來改行從商,來到香港。

他準備搭爐生火燒烤,他請我幫忙拾燃料,就是遍地的乾樹枝。聽說他入伙這屋前,住在營幕。

原來男女主人離開小村,來到這區,一時間找不到屋,女主人暫住九龍朋友的家,而男主人就在樹林裡扎營。林中的野果就是他的飯餐。這種手巧刻苦的男人,就是冬天約朋友在冰湖捉魚,隨即生火烤熟吃的人,就是電視常見大冬天在冰雪中泅泳的人。像北極熊化身。

不過說起扎營歲月,男主人氣上心頭,地政署有人來趕他走,認為他在霸佔官地。他說﹕「香港政府不是人民選出來的,他們來之前土地已經存在......」elena勸阻他除夕夜別談政治。我和elena幾乎同時說土地是神造的,不料男主人更激動﹕「我不信有神,土地是本質上已存在的......」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30-Dec-09, 2:31 AM | 光影記事 | (23 Reads)

島居博思 | 29-Dec-09, 12:58 PM | 島居隨筆 | (78 Reads)

(轉載自默泉隨想http://silent-spring.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_25.html?showComment=1262062625819_AIe9_BF-87hKnucnYQKlZ5vxkYKCKtzOtqioZ28C3D_YJpNQFfj_eKx_steZN2uuSDiPI2t0snILlbqBeIf2Fu3wCRsLQ0tP741CV6uKppDlflCHOpv05ldVZ_1tnaYnJAojkuzgdhEqevzaf0K85G60_XAce8LuCggqcaA6K_PAHpaNFHkIVuoTo08u9_5dwa35UQNtg5xvk4B10rPWGlkMlcETeL3DnLNDpvWrBtinBd9q4u5NwUI#c3753449107408687167

《零八憲章》,有幾顛覆?

  聖誕日,劉曉波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判監十一年。作為一個曾在Facebook支持《零八憲章》的小小香港市民,聽到這則消息,倍感難受。

  《零八憲章》由劉曉波等發起,它所提出的訴求,不過是我們這些香港仔女所耳熟能詳的基本民主「配件」罷了 ── 各級行政首長由民主選舉產生、司法獨立、落實保障人權、保障結社集會言論自由、實行多黨制等 ── 對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民來說,這份有三百多名國內人士簽署的「憲章」,甚至顯得太過溫和了;它不過是將近百年來,知識分子對中國應該如何邁向民主的想望,一一具體陳述吧。它在煽動、顛覆國家嗎?或許說它在總結幾代中國知識分子對祖國的建言,更為貼切。它甚至不如各地不斷出現的自發維權示威活動般具威脅性。

  一個在經濟發展上已躋身全球大國的國家,竟然連如此溫和的建言也怕得要死,要以鐵腕對付,到底她怕甚麼?說穿了,她怕的是自己。一個不是經由人民選舉而產生的政權,因為從來未嘗得到認受性(legitimacy),所以註定會永遠害怕某天被人民推翻。為求「自保」,她總是對最溫和的反對聲音,也顯得暴跳如雷。

  如果中共高層是聰明人,應該明白「壓力愈大,反抗愈大」的道理。如果我是中共高層的話,正好趁著當現全國經濟搞得有聲有色且大獲人民歡心之時,即時推行「多黨制」選舉──我敢寫包單,共產黨一定能在選舉中成為真正的「執政黨」,而且是個有認受性的執政黨。 (見《零八憲章》全文)

劉曉波簡介
  六四時在廣場上絕食聲援學運的四名知識分子之一。六四後,被當局以「反革命罪」關押於秦城監獄,至1991 年1 月獲釋。與大多數學運人士不同,出獄後劉曉波一直拒絕出國,反而留在內地從事寫作和推動民主的工作。1995年5月再被囚禁超過半年,後因撰寫〈反腐敗建議書〉和〈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治進程 ── 「六四」六周年呼籲書〉,於1996年10月至1999年10月被「勞動教養」三年。去年,發起《零八憲章》,提出多項自由民主訴求,獲三百多名國內知識分子、維權人士及民眾簽署支持;去年公開發表《零八憲章》的前夕,劉曉波突然失蹤。今年六月,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正式逮捕劉曉波;十二月,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


島居博思 | 27-Dec-09, 9:10 PM | 島居隨筆 | (94 Reads)

狗狗

中午出去的時候遇到惶恐的A,A請我馬上跟伏在地上她的狗狗溝通,A說狗狗尿血了。狗狗平靜地嗅聞我的手,感覺他內心平靜。我請A靜下來,給我一些時間,待我上船後再跟狗狗溝通。

道別了A和狗狗,我快步上船,找一個安靜的角落進入冥想。狗狗請A冷靜,說希望穿著他最愛的背心,到島上那個山頭看白浪拍岸,有爸爸坐在右邊,媽媽坐在左邊,陪他看日落。我致電A,一五一十。請A跟我保持聯絡。

***               ***               ***

伯母

下午參加一位伯母的追思禮拜。有幸在她最後的日子聽她親述五十多年前發生的愛情故事。伯母忽然發現腫瘤是12月初的事,那是我最忙的時間。跟伯母的女兒,我的朋友見了次面,談到伯母在病房的趣事,已經不認得人了。跟朋友說再過一個星期才探伯母,朋友笑說可能等不及了。伯母兩天後走了。

朋友請我批改訃聞,坦誠相告,我從未寫過,做訪問寫稿的人最多懂得看看文句是否通順。朋友給我看她為亡母寫的生平介紹,還是那句,既然是寫就關於摯愛至親的故事,為何寫得一如新聞稿般客觀中立?!上次朋友提及伯母在醫院的日子病得可愛,我想這些也可以寫,讓更多認識或不認識伯母的朋友分享到。

 ***               ***               ***

好友

傍晚,探望躺在醫院的好友。聖誕日上午,她的二家姐打來相告,好友的癌細胞已擴散全身,她正在插著氧氣喉。二家姐說﹕「醫生話醫管局最近下了新命令,斷定無藥可救的病人院方不會盡力搶救......」這什麼話?不成理!不急於問二家姐,腦中忽然浮現《西藏生死書》。這本枯燥厚甸甸的書,一直覺得名大於實,早就想送人。這時翻開,慶幸沒送人。

***               ***               ***

西藏生死書

第11章 - 對臨終關懷者的叮嚀

生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與別人建立無憂無慮而貼心的溝通,其中又以與臨終者的溝通最為重要。

臨終者常常會感到拘謹和不安,當你第一次探視他時,他不知道你的用意何在。因此探視臨終者請盡量保持自然輕鬆,泰然自若。臨終者常常不說出他們心裡真正的意思,親近他們的人也常常不知道該說或做些什麼,也很難發現他想說什麼,或甚至隱藏些什麼。有時候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因此,要緊的是,用最簡單和自然的方式,緩和任何緊張的氣氛。

一旦建立起信賴和信心......也就會讓臨終者把他真正想說的話說出來。溫暖地鼓勵他盡可能自由地表達對臨終和死忘的想法、恐懼和情緒。......末期病人或臨終者正處於生命中最脆弱的階段,你需要發揮你的技巧、敏感、溫暖和慈悲,讓他把心思完全透露出來。學習傾聽,學習靜靜地接受﹕一種開放、安詳的寧靜,讓他感到已經被接受。

此刻,《西藏生死書》是非常實用的手冊。

***               ***               ***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6-Dec-09, 12:39 PM | 島居隨筆, 綠活 | (25 Reads)

美國一名寫字樓職員每年耗用500個紙杯。

美國人每年丟棄的紙杯、膠杯、膠叉和膠匙足夠環繞地球300次。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有個概念叫「用完即棄」?

下次聯歡、大食會,何不問鄰居好友借用他們家中餐具?桌上擺著百家碗盆,佳節氣氛多了有趣的mix & match。


島居博思 | 26-Dec-09, 1:20 AM | 島居隨筆, 藝文 | (25 Reads)

安詳地去世,確實是一項重要的人權,可能比投票權和公平權還來得重要。

~~《西藏生死書》作者索甲仁波切~~



島居博思 | 21-Dec-09, 10:34 PM | 光影記事 | (174 Reads)

島居博思 | 16-Dec-09, 2:13 AM | 島居隨筆 | (29 Reads)

we live in a left-brained society.

once we should use more of our right brain, why we wrote a piece about our beloved one in such an objective and rational way? it"s not writing news story!!!!

~~讀朋友寫亡母生平草稿有感


島居博思 | 05-Dec-09, 3:13 AM | 光影記事 | (37 Reads)

小子三幾句,hit rate 3千萬。名字可會叫華盛頓?可愛的人仔。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