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30-Apr-10, 1:57 AM | 島居隨筆, 光影記事 | (39 Reads)

霍金最近呼籲世人不要惹外星人,沒頭沒尾,至少對絕大部份世人而言,連李慧玲在電台也說唔知乜頭乜路。霍老絕對不是插科打諢之輩,也不會博宣傳叫人家看他與電視合製三年的外星人影片。他是有的放矢!他在危言聳聽!

我們偉大的科學家說最接近地球的乜星物星距離幾多光年,人類好難去到。霍金承認有外星人,說外星人就在左近......照理外星人擁有來去自如的先進科技,要打低地球易如反掌,為什麼一直沒發生?荷里活電影多年來不斷抹黑外星人,霍金唔爭在踐多一腳。不過霍老言論起碼有一點是真的,他承認有外星人。

霍老之言是因為超過半個世紀以來,千千萬萬的UFO目擊者、接觸過外星人的地球人、被送上外星船的證人、曾與外星人合作研製科技的科學家們,被大國打壓和逼迫太久,他們要爆大鑊。

電影《阿凡達》提出了能源這關鍵。全球暖化與使用化石能源關係重大,但現今大國政府仍然堅持使用石油和煤碳能源,一直放軟手腳發展再生能源,壓抑發明新能源,用意何在?!因為財閥、政府、軍方,整個世界的金融體制,還有貨幣制度,都是建基於傳統能源的開採、蘊藏、擁有和操縱之上。維持遊戲不變,各方才可維持既得利益,於是環境永遠得不到改善(看剛過去的地球峰會大家廢up一餐冇實質行動已可見一斑);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官商勾結豈止香港);還有數年前布殊以找大殺傷力武器為名,揮軍攻打石油出產國伊拉克。打完一輪都找不到,他自己就說為正義而戰!搞到人地雞毛鴨血。



島居博思 | 25-Apr-10, 1:06 AM | 光影記事, 綠活,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109 Reads)

  

鯨,地球最古老居民之一,也是南澳原住民心中智慧與靈性偉大象徵。澳洲南部一個瀕臨滅絕的原住民種族,藉由特殊儀式及生活模式,與鯨及大自然溝通、並存。然而人類濫捕,令鯨即將滅絕...... 《Whaledreamers》 拍攝長達15年,用高科技海底攝影,窺探鯨的生活,藉由原住民對鯨的觀察,讓人類重新回想起那個與鯨魚共存的美好年代。

《Whaledreamers》導演及撰稿人Kim Kindersley第一次接觸海豚,源於一趟愛爾蘭尋根之旅。Kim本意向鄉親父老展示他在倫敦風光,既是電影演員、成家立室兼擁有大屋。當Kim與一條海豚在愛爾蘭西岸海上暢泳之後,決意放棄演藝事業,立意到世界各地研究鯨豚。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4-Apr-10, 3:40 PM | 島居隨筆 | (159 Reads)

朋友轉來一封這樣的電郵,看得準。尤其中國不要日本賠償一事,想起孔子名言﹕「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中國以為自己做了好事,日本硬是瞧不起她。

一封日本人写给中国人的信

作為一個日本人,我想在這裏和你們談談我對中國人的一些看法。我以前是中國人民大學的一名留學生,在中國呆了五六年了,因此我完全有資格來說說我的看法。

日本和中國地理上很近,但兩個民族的性格卻是差得很遠的,中國人給我的開始印象是很好的,但時間一長,許多缺點暴露了,中國人膽小、恭順、懦弱、虛偽、圓滑、愛耍小聰明,尤其是讓我無法理解的是中國人為什麽對自己的同胞那麽無情,卻對一個外國人恭善有加。我剛開始來中國時,不過一個窮書生,但我卻能受到超國民待遇,幾年的經歷讓我深刻感受到中國人的確---盤散沙! 中國人團結一心是有的,但那是在非常時期,比方說民族就要被滅了,不過那也不是什麽徹底的團結,中國 人在外鬥和內鬥中似乎更傾向後者,中國人更恨的是漢奸,卻不是侵略者(在侵華問題上,我比較尊重歷史,承認這是日本的過錯)。中國人民養活我們在戰爭中的遺孤,卻可以在文革中無情的迫害自己的同胞,(甚至是親情之間),這些我都無法理解,如果不是中國人可能誰也不理解,你們中國人是怎麽理解的,如果說中國人善良,虛偽什麽,我不知道怎麽回事,如果單純的沒有中國人的自相殘殺,也許可以說這是善良,但有了文革,情況就不同了,老實說,我對你們的做法沒有什麽感謝的成分,只有不理解和疑問。

還有我同樣不理解你們對日本戰後賠款的放棄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哪個民族再像中華民族這麽對外隱忍,對內殘酷的了。這讓我想起了以色列和德國的關系,說實話我很佩服以色列人,他們對德國人不依不饒的態度,這表明他們重視自己的價值和權利,他們沒有原諒德國人,但德國人卻很敬重他們,相反,在東方,現實是日本人很瞧不起中國人,你們放棄賠款,你們原諒我們,我們依然恨你們,瞧不起你們,鄙視你們,原因不在我們,在你們自身,你們自輕自賤,別人也沒辦法,中國人沒有血性,意氣都被磨光了,剩下的是暮氣,自卑,和你們所說的崇洋媚外。

你們號稱文明古國,但是除了那些死的建築,博物館裏的文物,現實在中國人的生活裏,哪還有傳統文明的影子?不錯,日本受過中國文化的長期影響,但現在保存這些文化鮮活性卻在日本、韓國、新加坡,不在中國大陸,你們把誠信、節義、禮儀、四書五經看作四舊掃到垃圾堆裏,聲稱建立一個新社會,不想是現在這個樣子,你們比我更清楚,一方面貪汙腐敗(騙人的鬼話:腐敗是世界各國都面臨的問題),紙醉金迷,聲色雞犬,一方面窮的連飯都吃不飽。造假,中國無人能敵,能吹牛,見利忘義,你們沒有什麽信仰,信馬克思主義。要是馬克思知道在他的主義下是這樣的社會,恐怕早也給氣死了,神空虛,彼此不信任,難怪一盤散沙,現在的中國人,其麻木、愚昧程度不比1895年好多少。

中國是個大國,但在政治上是個絕對的弱者,你們總嘲笑我們日本是政治矮子,但我們比比社會制度,看看哪個在世界上吃得開,社會主義國家沒幾個了,又不團結,專制,獨裁,世界不歡迎,但因為你中國太大了,所以能顯得重要,但是你們從來都是應對西方的政治攻勢,沒有過主動出擊,因為你就是不行,人權叫人家抓了多少年?誰把人權降格到生存權就是最大的人權?文革,大躍進,你們的政府多少錯誤,你們的歌唱家還唱:改革開放的領路人,帶領我們走向新時代。再也沒有中國人這麽溫順了,多聽話,在當今文明的世界裏,這種情況是少有的。

你們中國人在糟蹋自己,自己的智慧,資源,你們中國經濟發展快,可代價呢?資源的枯竭,環境的惡化,你們一個好好的能源省山西,被你們糟蹋成什麽樣了,經濟落後,民生凋敝,貪官橫行,你們不知道,在中華民國統治大陸的時候,山西還是模範省份,你們也不知道山西在中國歷史的地位,那時清代的山西經濟強,唐代一半的宰相出自山西,地位遠比你們所謂驕傲自豪的上海高,現在你們看看山西,就知道什麽是歷史與現實的差距了(人均GDP中國倒數第一),你們就這麽糟蹋資源,如果山西給了日本,日本會像祖宗一樣供著他,遠比你們重視北京,上海強,你們經濟快,老喜歡拿什麽上海,北京作窗口,愚蠢!那兩個城市占中國國土多少,人口多少?你們長期忽視農民,9億中國農民不搞好,你們中國要出大亂子。

在北京我與一個來自山東的流浪老太太談話,她是帶著她的兩個親生女兒在北京做皮肉生意的,她說,靠自己吃飯,不丟人,丟人的是這個社會,因為40多年前,當地政府敲鑼打鼓把他們幾千人移民到新疆,送到幾百裏荒無人煙的地方,任他們自生自滅,死掉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就是不讓回山東,逃回山東也沒用,政府說他們不是山東人,沒有戶口,幾十年來流浪,找誰說理去?

你們好大喜功,幾百億的工程說幹就幹,我們這些被你們看作小氣的日本人乍舌,中國好富,可你們的失業人員卻在增多,多一個失業的人,社會就多一個不穩定因素,你們沒有解決,農民低收入,你們不重視,貧富差距拉大,你們視而不見,你們喜歡的只有外國人的贊揚,這一點很多人看得清楚,你們虛榮,奢侈,你們的社會亂七八糟,去年的中國大陸富豪,今年落馬的不少,最近的就是那個叫周正毅的上海人,你們有問題的社會造就有問題的富翁,你們還恬不知恥的說日本完了,中國要超美國了,哈哈,短視!你們不過開放20幾年,就這麽吹,日本經濟是在停滯,但你們拼死幹了十年還不到日本經濟總量的四分之一,至於超美國,更是神話,還有,世界環境對你們很不利,而日本,憑著制度的優越,國民的務實,以及西方的真誠支持,是完全有理由復甦的,中國卻因為意識形態、制度與美國或大多主流國家格格不入,中國穩定沒什麽,一旦陷入社會動蕩,經濟崩潰,周邊國家沒有誰會鼎力支持的,因為你們的國家始終給人以另類的感覺,所以日本敗,尚有機會趕上去,中國敗,則完全四分五裂,周邊國家喜歡中國這樣,俄羅斯不喜歡你們好,印度恨你們,我們恨你們,東南亞恨你們,所以你們的環境很差很差,可你們沒有危機感,感覺良好,這就是愚昧!

東方人中,我們尊敬韓國人,因為他們和我們很類似,就是有血有肉,敢做敢為,我們在歷史問題上和你們有摩擦時,韓國人可以從總統到國民都抗議,中國只有外交部幾個無足輕重的發言人在那裏咿咿呀呀,哈哈,這就是差別,韓國人恨我們,但我們敬重這個對手,你恨不恨我們,我們感覺無所謂,因為你們性格、品行告訴世界,中國人沒有剛性,我現在在想,前世不忘後事之師,到底中日之間誰在忘記歷史?我們參拜神社,改歷史教課書,說明我們沒有忘記那段曆史,你們呢?二戰中的受害者?你們為了黨派之爭,不顧民族的大義,說什麽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八年抗戰,歷史書寫那段歷史寫得比我們還要模糊,是你們在篡改歷史,哈哈!(這再次說明內鬥勝於外鬥)你們罵我們不正視侵略中國的戰爭,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可你們呢?正視歷次政治運動對自己人民的迫害了嗎?正視文革對中國的毀壞了嗎?你們需要正視的太多啦,這都是誰在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啊?拍南京屠城的電影,你們中有人竟然還說為什麽不多來些強奸的鏡頭。你們中國人就這種樣子,叫別人怎麽拿你們當回事情,你們可以無能,但? 銈冞B人格! 都不要了,美國人打得我們要死,我們不恨他們,我們佩服他們,韓國人被我們統治過,現在造就了經濟奇跡,他們敢鬥敢為,我們敬佩他們,你們中國人沒有什麽值得我們看得起你們的地方,好好反省一下,你們地大物博,歷史悠久,卻敗在我們手下,不覺得羞愧麽?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你們的時代裏還出過什麽志士麽?民國還有過魯迅,蔡鍔,朱自清這些我們佩服的人,現在你們除了貪官,虛華學者,思想懦弱的知識分子,還有什麽?你們不是說要培養本土的諾貝爾獎得主麽?為什麽現在還沒有?你們的龍芯主頻只有 266赫茲,卻在吹要商業化,哈哈!中國人,我們敬佩你們什麽?同根同宗的新加坡也要在SARS時制你們一回,羅剛事件,讓人無法理解的事件,散漫的中國人啊,以色列人那麽齊心,你們那麽分散,你們十幾億人,十幾億條心思,我們一億日本人都在想怎麽讓我們的國家走出困境,我們都活在地球上,有趣!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22-Apr-10, 9:33 PM | 島居隨筆 | (38 Reads)

搞到歐洲航空大混亂,經濟損失22億的冰島一火山,原來具名。只因名字水蛇春咁長兼難讀  -  Eyjafjallajokull,英文人讀不來,所以美國傳媒不讀出口。

CNN還把名字變成字咭,周街搵人讀,做多單新聞!個個讀完聽番冰島讀法,表情直如丈八金剛。

去片!


島居博思 | 21-Apr-10, 9:21 PM | 綠活 | (17 Reads)


島居博思 | 21-Apr-10, 8:50 PM | 島居隨筆 | (75 Reads)

(轉載) 

香港蘋果日報 蘋論 2010421

玉樹地震中捨己救人的香港貨車司機黃福榮,遺體已安放紅磡世界殯儀館,家人正安排適 合的禮堂,讓所有認識他或不認識而敬仰他的市民,前去致祭。

黃福榮的生前事蹟,連日來許多媒體報道,曾特首撰文讚揚,特區政府追頒他金英 勇勳章,新華社訪問他家人,中聯辦派員向他家人致意,內地網民稱道他是香港人之光,是真英雄,許多香港人在網頁留言說「他永遠是香港人的驕傲。」

福榮殉難,受到交相頌揚,自是應有之義。只是近日筆者想到一個問題:如果黃福榮沒有死,他繼續活着,繼續不斷到大陸各個發生災難的地方做義工,他的遭遇會 怎樣?

08
年他到汶川震區當義工,他在網誌寫道:「拍 子跟我說,政府現在有人在調查我們幾個。唉,在中國做事就是這樣;那管它,反正自己行得正企得正,在這沒做壞事,你們喜歡查就查吧。」

是,行得正企得正,未必就得到公正待遇。在內地,像黃福榮這樣不顧身家性命到各災區幫助災民的人,他的動機就足以引起泛政治化並輕忽人命的當局懷疑。而 且,救災這種事,要黨和政府去做才顯出領導英明,民間和非政府組織的救援,會受到當局敵視。早前教育部發文件指樂施會「用心不善」就是一個例證。

內地,做好事做善事是要擔風險的。 06年南京青年彭宇,在路旁扶起一個跌倒的老太太,並送到醫院,結果被告上法庭,說老太太是被他撞倒的。法官認為彭宇的好心「與情理相悖」,判他賠償四萬 多元。自此以後,在內地要不悖情理只好對跌倒老人袖手旁觀了。

去年江蘇淮安居民周翠蘭在路上撿到 1,700元,她找到失主,對方卻堅稱丟掉的是 8,200元,要她歸還全數。這故事告訴人們以後撿到錢也不要歸還失主。

在大陸,行善 很難,行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行善讓人懷疑動機。因此,黃福榮在內地不斷做義工,做善事,做久了未必不會被當局懷疑。

即使黃福榮在內地行 善而沒有被當局懷疑其動機,那麼另一種情況也很容易發生,就是他在災區救人,卻目睹種種人禍害人,他激於義憤,站在災民一邊向當局爭取公道,於是他又成為 當局的「敵人」了。

黃福榮到汶川震區當義工時,他在網 誌上寫道:「教學樓(學生上課的地方)倒塌,但連在一起的宿舍只有裂痕,一層也沒有倒,為何會這樣?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發生甚麼事……如果說這只是天 災,打死我也不信。」

玉樹地震的情形也一樣, 80%的校舍倒塌,政府大樓依然光鮮亮麗屹立在廢墟旁。黃福榮本着對受難者的愛心,對官與民之間建築物的對比他豈會孰視無睹?他會一直只是默默地救人而不 會正視造成災難的人為原因嗎?而一旦他正視,他就會惹禍上身。

因此,如果黃福榮活着,繼續他在內地捨己救人的善行,他未必會有一個好下場。

因為,他行善的地區,有一個不把人當人的政府。

劇作家沙葉新在回應溫總關於尊嚴談話的文章中說,「若要讓人有尊嚴, 根本要把人當人」。「……不能強行拆毀人的房屋,不能禁止人的嘴巴發聲……不能把上訪者當神經病,不能逼拆遷戶自焚,不能在記者採訪時奪走她的錄音筆,不 能在律師取證時置疑他的眼神,……不能把人打死說成是『躲貓貓』,不能把人判刑是因為他的言論……甚麼時候真的把人當人,人的尊嚴就成真。」

福榮的三姐說,阿福不會喜歡這種烈士光榮,「我細佬覺得自己都係一個普通人,(救人)係本能反應,又唔係一心想捨己救人。」

現代文明社 會,普通人就是把人當人的有尊嚴的人。本着對生命的尊重,救人是普通人的行為。在不把人當人的社會,想當一個做點好事的普通人也難。

在懷念黃福榮一生行善的時候,是不是也該想想怎樣去除惡,怎樣實現一個普通人有尊嚴、做善事不會無好報的社會呢?


島居博思 | 20-Apr-10, 1:13 AM | 島居隨筆 | (59 Reads)

為做一舖抄人隻

今舖又斷正,點解釋?惟有一切責任作者自負。

請用耳筒收聽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8-Apr-10, 1:34 PM | 島居隨筆 | (120 Reads)

(轉載自4月18日明報)

安裕周記﹕明月照溝渠

【明報專訊】曾經,中共對幫過它一把的黨外人士,或者說,曾經是合作伙伴的朋友甚或是對手是相當的推心置腹,甚至不惜犧牲同志的生命來保護這些人。


一九三六年底,西安事變爆發,東北軍少帥張學良脅持蔣介石,要求國民政府與中共聯手抗擊日寇,周恩來趕到西安再三勸張學良勿殺蔣介石;同一時間,宋美齡與顧問端納由南京直飛西安與張學良談判。幾經波折,張學良願意釋放蔣介石,還親自陪同蔣宋飛回南京謝罪。這一謝,足足謝了半個世紀,蔣介石由此背上不仁不義之名,但這都是後話。當人還在西安的周恩來聽到張學良要同蔣介石回南京,連忙趕到機場阻止,但還是眼睜睜看覑已在半空的專機,周恩來喟然歎說,漢卿(張學良字漢卿)看京劇看得中毒太深了。

 

一九四九年,解放軍兵臨平津,中共這時已是幾百萬兵馬的長勝軍,蔣介石派出心腹張治中將軍率領六人代表團到北平談判,以圖苟延殘喘多一會。中共看穿老蔣這一覑,開出沒法接受的條件,會談破裂,國民政府大勢已去。周恩來很喜歡張治中這個對手,知道張治中失敗而回的下場若何。會談結束後,周恩來說,我們已經對不起一個朋友了,這次不能再對不起另一個朋友,於是暗中把張治中全家接到北平,不致遭蔣毒手。

 

因此,那天唐英年公布政改方案,令一心要和談的溫和民主派關在門外,沒有回應這些一度對北京有期盼的民主派人士,我不禁愕然。先不說溫和派之後將如何自處,而是這一對待企圖向中共推心置腹的朋友做法,和周恩來對待曾經是戰場上對頭人張治中的實在差太遠了。這到底是有人看京劇中毒太深,抑或是溫和派沒有張治中那種的被統戰斤⒂,這是未來中港博弈的一個很有意思的質疑。

 

我不知道溫和派是怎樣走上這條與中共溝通從而達到政制發展的終極目標的道路。應該說,以民主派長年與中共鬥爭的經驗,從方案設想到實踐執行,以至與六四事件的立場干係,想必都在他們的長考之內。社會上當時有一些看法,覺得溫和派這種嘗試未為不可,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得與失也不會有太大政治後果。這是其中之一的回應。不過,除了這種wait and see的一群,我反而更欣賞公民黨和社民連的抑束回應。按理說,以陳偉業梁國雄黃毓民的動輒開罵議政作風,對於溫和派汲汲於要與中共溝通有異於民主派傳統的做法,不開腔罵娘或更甚者喚此為港奸賣港,已經是相當克制的了。

 

這是香港民主派的成熟表現。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同樣地,溫和派也對公社兩黨鐵了心要在五月十六日公投大幹一場也沒有多大反彈,除了間中讓人覺得揪心的是和官方同一個調調,有人明的暗的說五月十六日當天不去投票。這不免令人覺得,民主派畢竟都是同喝一窩涮湯,不應你北上去喝就可以,人家就地喝就說那湯酸。跟覑下來的幾幕可說是香港回歸以來的奇景﹕林瑞麟坐進民主黨會議侃侃而談,唐英年也說會安排溫和派與中央溝通,曾鈺成說立法會議員在世博開幕時到上海看看,不少人演繹言下之意是在上海可能上演一齣世博傳奇﹕大伙在會場巧遇中央領導人,興之所至,談到香港的未來政制發展。

 

為什麼要讓你小小的香港?

 

那幾天的香港在一連串樂觀氛圍之下,頗也有把酒轳滔滔,心潮逐浪高的氣氛。不過,在這幾乎樂昏頭的環境裏,為什麼沒有人會想到,連美國佬也怕它三分的今天,中共為什麼要在政制發展上讓你小小的香港?這是欠缺史觀的無知,抑或是有誰打了保票說必定會如此如此,很值得政治記者詳細追查下去。我想說的是,中共每次組織統一戰線,都是在吃了大虧或勢孤力弱之下才出手的,當它財(人)雄勢大,對被統戰者是施捨多於拉攏的融合。《張學良——口述歷史》二百九十五頁——

 

「我是跟周恩來見面了。我跟你說,中國現代人物,我最佩服周恩來,我最佩服他!這個人,我們倆一見面,他一句話就把我剌透了!……周恩來說﹕『如果你能夠做得到,那我們共產黨啊,我們可以放棄掉這些個事情,我們很希望,你能領導我們,我們更願意。』

 

「『我去說一說。』我自個兒太驕傲了,我說﹕『我去說一說蔣先生,我可能把他順利說服了……』」

 

這是前不久去世的美籍華裔史家唐德剛去年二月出版的書。唐教授是國際知名史家,胡適的口述歷史便是他的成果,不可能在記磘張學良的口述時出疪漏。一九三六年的中共羽翼未豐,抗日戰線上無大作為,倒過來給蔣介石麾下的國民政府部隊追剿得四處逃竄,從出發時的二十萬人,到最終只剩下五萬。中共叫這段從一九三四年十月到一九三六年十月的二萬五千里流竄做長征。西安事變發生在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中共那時應是捧覑幾萬兵馬圖個休養生息東山再起,周恩來對張學良的說話,「我們可以放棄掉這些個事情,我們很希望,你能領導我們,我們更願意」,今天看來完全是第一流的統戰手段,也看到七十年前中共拿得起放得下的實用主義﹕只要青山在,哪怕沒柴燒,今天蹲下替你擦皮鞋,明天站起來比你高出一個頭。

 

歲月匆匆,當年只五萬人馬幾千條槍的中共,如今光是外匯便二萬億美元,老子說了就算,這便很難讓人明白,如果它不情願,把幾條航空母艦拉到東海朝覑它都沒轍,當然,如果它心甘情願,明天就給你普選也沒問題。但是誰都知道,當奧巴馬政府裏最講人權的國務卿希拉里都「務實」得在中南海一句人權都不提,要中共在香港政制上讓你一口子那是難比登天——給你是人情,不給又怎樣?要上街都上了,今天香港缺了大陸從水到副食品到買豪宅資金到似有還無的港股直通車中的隨便一樣都有你受,哪還要北京在政制上聽你幾號人的?

 

香港民主派內的溫和派把一切都押在與中共溝通這一塊,不能說他們純粹是天真爛漫,從他們的角度來說,把中共政權的六四鎮壓身分暫且放下,而與這個政權的另一身分溝通香港政制,應該是一個極其痛苦的決定——都二十一年了,年年六四晚會都揮拳疾呼平反六四,轉過頭來卻要和這個政權談到香港的政制改革,怎樣向巿民交代從「砌」而轉「傾」而轉至「又砌又傾」,不僅是政治身段的變化,而是如何在政治人格作出調整。這段話不是要讓溫和派穿小鞋,眾所周知,香港民主派是從一九八九年六四鎮壓的鮮血中集結而成,二十年來都在這一道德高地率領香港巿民要求平反這場鎮壓,也率領香港巿民追求更大程度上的公義以及更大空間的政制改革,今天,二十年來的對頭忽然變成談判桌上的對手,怎麼說也不可能讓人們馬上就能接受。

 

我同意溫和派是從政制改革稍縱即逝、不能再錯失機會的角度下走出他們的第一步,但是這一苦心香港社會能夠通盤了解並接受麼?他們跨出這一步的時候,有想過那年那月走進投票間,不問政綱只道是民主派便投下一票的群眾麼?當然,代議政制的要點在於「代議」兩字,投票給你,以後海闊天空誰都管不覑,直至下次選舉為止,但這一mandate畢竟是有時限的。我保證溫和派連這點也考慮了,他們的想法應該是,把應掙的都掙回來,到下次立法會選舉,把這些作為戰績爭取支持,按道理說,這比大聲疾呼「第三百二十七次向您匯報,成功爭取公廁自動畄水系統」漂亮多。可是,一旦爭取不到政制改革,那該乍辦?

 

這倒不是我為溫和派痛心的理由。我感到心如刀割的是,溫和派冒覑讓人喚港奸的風險伸出橄欖枝,卻得到熱臉孔貼上冷屁股的結局,實在太不值得。上星期三深夜,應是溫和派一眾朋友錐心裂肺的時刻,如果像報道說的那樣,上午唐英年公布政改方案,還要待覑下午喬曉陽的講話,幾個鐘頭之差真的會有奇蹟出現?事實是喬曉陽的講話並無新意,溫和派到這刻才有人說受騙。這種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的有苦自己知,說得濫俗一點,是豬八戒照鏡,裏外不是人。

 

竹籃打水一場空

 

對長年推動民主政改的民主派人士來說,二○○三年七一亢奮之後的低谷是令人傷感的——中共態度愈趨強硬,戰友一個接一個投向北京,國際大氣候也益發時不予我,在紅區當反對派不僅是吃力不討好,還會給罵作一粒蟑螂屎弄糟一整鍋湯。在這一過程之間,個別人有別的想法不足為奇,可是這種放軟身段得到的卻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對待。若說,算了,個人榮辱不過閃眼雲煙,倘是換來香港政制不會原地踏步也是好事,可是如今得到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而且還要「為了大局覑想」不能大呼小叫喊冤痛罵,這是為了什麼?

 

這一刻,也許會有人想起周恩來,想起中共建政前夕,周恩來把曾經幫過中共的民主人士護送到北京,免得他們受到日落西山的蔣介石加害的歷史;他們也許想起文化大革命最瘋狂時刻,周恩來提議一份應予保護人士名單,宋慶齡、章士釗、程潛、傅作義、張治中、邵力子、蔡廷鍇等,以免受到紅衛兵迫害。中共每次講到這些人時總有一句「肝膽相照的民主人士」,今天香港也有一批民主人士,卻沒有得到張治中蔡廷鍇的「肝膽相照」待遇,思前想後,該不是怨周總理走得太早了吧?

 

文 安 裕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