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6-Oct-10, 9:44 PM | 島居隨筆 | (76 Reads)
A house is not a home unless it contains food and fire for the mind as well as the body.
~ Benjamin Franklin

島居博思 | 26-Oct-10, 9:27 PM | 島居隨筆 | (29 Reads)

稀有的人大代表,稀有地被官方傳媒報道出來,讚!

中國女公民:吳青

“我想一個人的嘴是用來幹嘛的?一個是說話,一個是吃飯。你要說人話,要說有理智、懂得事理的話。別講假話,要說真話。”

 人物檔案:姓名:吳青     出生年:1937年     籍貫:江蘇江陰
職業:北京外國語學校教授(已退休)她是第一個手握憲法處理公共事務的人大代表,第一個向選民作彙報的人大代表,第一個開辦選民接待日 的人大代表,第一個投反對票的人大代表……即便當不成北京市人大代表了,她依然頑強地堅守著自己的海澱區人大代表的職責。她說,我必須對我的選民負責。

吳青當選人大代表的第一天就說我要當,就真當真當就意味著她不做和事佬,不做和事佬的吳青在24年的代表生涯中得罪了不少人。

 

設立選民接待日,不定期向選民彙報工作、投反對票,在有些人眼裏,吳青是一個愛管閒事,愛提意見,特別難對 付的人大代表,她也多次自嘲說自己是刁民。也許正因為,她的這條為人民服務的代表之路阻力重重。

詳看網易女人



島居博思 | 19-Oct-10, 11:21 PM | 島居隨筆 | (44 Reads)

下午,跟導演到大學約一位教授見面。車上,想起一位也在這間大學任教,久未見面的朋友。

見面,正籌劃關於食用內臟文化的導演說,昨晚她媽媽忽然煮了一煲豬肺湯。「她不知我在拍攝什麼,巧合,她沒煮這湯好多年。」

見面將要結束,教授的同事進來跟他打招呼。我們驚訝相認,是來時忽然想起的朋友。這間大學有八個飯堂,他偶遇同事偶遇了我。朋友說真巧,他幾天前忽然想起我,而我告訴他剛也想起他。導演說﹕「你們心有靈犀,穿著一致。」朋友穿螢光青色jacket,我著青綠T裇。


島居博思 | 18-Oct-10, 11:31 PM | 島居隨筆,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68 Reads)

夜深沉,超級女聲劃破長空~「有無人在?快快幫手,有隻狗追左我成條街唔肯走!」我開了木門。女聲長嘯﹕「唔好打開鐵閘,隻狗會衝入嚟。」吓!究竟乜事?咁點幫手!

望出窗外,大黑影在屋外徘徊不去。想不理會,轉念,心想作為AC,能幫忙點什麼?這時,狗狗開始撞鐵閘。開了窗,一隻大肥拉布拉多坐窗下興奮擺尾,不斷喘氣。我用心語叫他calm down,他馬上坐好,三秒鐘又興奮莫名想入屋。

屋內剛巧有包貓狗吃的羊肉條未開,上周心血來潮買來看門口。那幾條零食,一下子給他弄消失了。給他水,他一下喝乾。總共喝了四大盆。狗狗好像如饑似渴了多天。

致電愛狗懂狗街坊珍納,他們一家馬上支援。安東尼和當獸醫助理的祖來認一下是誰家的狗,由於認不出來,狗又沒戴頸牌,惟有通知珍納聯絡愛護動物會。感覺狗狗是女的,年輕,因為她熱情。經阿祖檢查,證實是女。

狗狗叫什麼名字?她傳給我一個"s"字,不過大部份時間都顯得熱情高漲,根本沒理會我跟她傳意。在等待動物援助人員的時候,我們開始檢查狗狗的狀況。祖打開了狗狗的嘴,從有牙石和牙大小推測她四五歲。安東尼發現狗繩發霉打結。狗狗滿身汗臭,這一點大家都聞得出。

我家的狗零食已吃光,狗狗仍然想吃。祖回家帶一盆狗餅來,狂風掃落葉,被狗狗吃盡。大家都奇怪這狗像餓了幾天幾夜,卻又肥斯大隻!「是不是糟肥佢至拋棄佢?是pregnant所以唔要,定係男女朋友分手遺棄佢.......」祖想出很多可能,這些狀況都是香港典型!

與其等,安東尼決定帶她散散步,撒泡尿。只要一離開我,狗狗就不安,她要跟我在一起。安東尼說﹕「佢似乎好痴你」我也摸不著頭腦,於是一起去。

接到動物會來電,這一夜沒法幫上忙,就近義工家裡已經滿員,動物會建議我們把繩解了,等她自己回家。安東尼有點抓狂﹕「現在是狗不願回去。」忽然閃出一個念頭,我們像這條村的「幫狗敢死隊」,各自以所知所識希望為流失動物尋家幫點忙。

致電另一位愛貓狗出心出力朋友,她建議把狗栓在我家門外,待天亮再想辦法。這方法已夠狗隻驚恐症的鄰居和房東心驚,因為人人都要經過我家門前出入,我肯定比他們遲起床。家有四隻大狗的安東尼說,一隻全黑的巨大狗狗,沒戴口罩,又愛纒人,時為黑漆夜晚,對於不熟狗性的人來說的確會被嚇倒。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5-Oct-10, 11:57 PM | 島居隨筆,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65 Reads)

去碼頭途中,腦裡塞滿工作,聽到狗吠,島上平常。

不,不,他在說﹕「喂,喂,去邊?去邊?」是喊我嗎?「我叫你。我叫你。」抬頭,蓬蓬的樹葉縫中露出一截欄柵,後面一個俯視我的臉。我喊﹕「Present!Present!好耐冇見。」Present快樂地蹦來嘣去。「跟我玩,跟我玩。」我說要出去工作......海邊的婆婆奇怪這人狗對話。

Present是「現下」給我的「禮物」,那親切的招呼證明他記得我。

一頭經常需要走動和受訓的工作犬,整天被栓在家門外。上次探他恐怕已是一兩年前的事了。有天在家裡收到Present邀請,剛好晚上大群朋友吃飯,當中有Present的主人。飯後提出家訪狗主,幾個人同去。大家興緻勃勃在屋外聊天,我卻沈醉於與Present扭作一團。炎炎夏夜,濕度高,Present的長毛發出強烈的味道,這是女主人與少主受不了他的原因。我想人也有味道,狗也聞到,只是人不自知。

Present熱情地舐我的手,我用頭頂他的頭。我用戶外水喉射他,他開心玩水。Present輕噬我的腳,我作勢咬他屁股。我們的心充滿戲謔和歡樂。最後一次灑水,我把自己也弄濕,喊停。「小子,我沒你精力充沛。」Present忽然給我一幅畫像﹕他在沙灘奔跑,啣回一隻飛碟。一隻手再把飛碟拋出去,手屬於狗主爸爸。 我把傳意告訴朋友,他說﹕「好呀,你明天帶他去沙灘吧。」我說Present希望爸爸帶他去。朋友始終咧嘴而笑,對我的話懷疑,笑說不用上班嗎?哪有時間陪狗。有時,懂得動物傳意不見得能幫到動物。

臨別依依,Present雙腳立定,雙手搭著我請我別離開。我答應很快再來。爾後,向狗主提出訪狗,狗主總是笑著推辭。那幅爸爸帶狗狗去沙灘的影像一再play back,不知怎的,愈來愈淺色。今天他叫我,重燃探訪他的渴望。

 

 


島居博思 | 14-Oct-10, 11:43 PM | 島居隨筆 | (104 Reads)

為電視節目搜集資料,按導演要求約烹飪專家A下午茶,A來電說會遲到。A遲了一小時,甫坐下,除了連連道歉,坦言相告剛帶患癌親人看醫生,回程的士在路上塞車。素未謀面,A實話實說,意在說明事情突發,情非得已。

導演單刀直入簡介製作意圖,希望A提供資料和協助拍攝。我卻話題一轉,問A患癌家人情況,要不要介紹醫生。A坦然告之,引出一些癌患家屬常有的不安。我有多名家人和好友患癌,覺得給予聆聽和介紹醫生或可令對方紓懷。A一邊說一邊眼濕濕,看來所受壓力不小。

時光又過去大半小時,A主動結束病人話題,友善道來她對飲食的見解和個人經歷,從兒時講起。多謝A坦誠分享,大家的熱飲早喝光,鄰桌已換了很多批人面,有人開始鋸扒,不知幾時開始,侍應點起了蠟燭。A亦告辭,真誠地說我們成了朋友,她想請我們吃飯,想約下周。我說請吃飯大可未必,最重要是A先辦好家事,照顧好家人。A準備帶家人回內地,我擔心A自己也照顧不來。A執意不想麻煩兒女。

A離開後,導演說A所提供的菜色和個人小故事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說不過A的好處是有名氣。究竟導演要什麼?我搞不清,導演總無法說明想要。每次約人出來,漫長又反覆的詰問,不僅受訪者要有耐性,作為同事也需要。我覺得A很合作,換作受訪的是我,也不會把自己成長的悲與喜無條件地向新相識傾訴。當青春無存,這種被陌生電視製作人磨足三四小時的對話,簡直如善行。幫你是人情,不幫你是道理,一向號稱製作認真的電視隊伍需要同理心,換了是電視人自己,會不會這樣耗掉時間、精力、無私相告個人故事。還要談了半天對方不打算用。

A很多資料都感人和有趣,我作為一個任職過兩間電視台共八年的專題節目高級記者,A提供的資料簡直豐富到拍不完。慶幸以前任職的新聞及公共事務部編制,集採訪(資料搜集)與導演於一身,可完完全全,由頭到尾經驗事情和接觸對象,掌控自己的作品。 

 

 (閱讀全文)

島居博思 | 12-Oct-10, 12:51 AM | 島居隨筆 | (37 Reads)

和平獎獻六四亡靈 劉曉波哭了

 (法新社)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09:35

(法新社紐約    10日電) 總部設於美國    的國際人權組織「中國人權」(HRIC)今天表示,首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公民劉曉波要把這項殊榮獻給死於天安門    事件中的「亡靈」。

HRIC引述劉曉波妻子劉霞的話說,在得知獲獎消息後不久,她曾與劉曉波進行對話。

HRIC引述劉霞轉述劉曉波的話說:「這個獎要獻給六四    亡靈。」他所指的是1989年中國政府鎮壓學運人士。

聲明引述劉霞的話:「他說,因為他們擁有為和平、自由和民主犧牲生命的非暴力精神。」劉霞還說,劉曉波說完後就哭了。(譯者:中央社張稚昀)


島居博思 | 06-Oct-10, 11:54 PM | 光影記事,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60 Reads)

全因世界上有廿四孝貓奴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