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島居博思 | 29-Nov-10, 1:26 PM | 島居隨筆 | (349 Reads)

島外朋友j說﹕發展是好的。

我﹕誰說發展是好的,未必?

j說﹕有發展好過沒有發展?

我﹕什麼是發展?

j:....

我﹕香港所謂發展是將本來好好的小街小巷鄰里人情趕跑清拆,變成豪宅和酒店,原來在此生活的人沒法享用,而且也不是他們想享用的。

j:可能要搞清楚定義?

我﹕現在定義的人是發展商,是政府、是財團! 

(2010年11月26日cnn網頁)

  • 不知為何,但香港人多半認為南丫島充塞著曬黑了的嬉皮士。 
  • 也許是因為去年的掃毒案,讓這個島嶼給人安非他命、大麻、自由性愛等的印象,不過當然並非大多數的居民都如此。
  • 身為居住於香港第三大島兩年的居民,在我看來,當地居民對生活的確抱著冷靜輕鬆的態度。 比起到新潮時髦的餐廳用膳,我們更喜歡躺在沙灘消磨時間,趁著消閒時光登山。
  • 除此之外,南丫島正努力跟上潮流,其變遷速度在接下來十年將與日俱增。 該島嶼目前正進行八年的翻新計畫,屆時南丫島將徹底改變。 重建項目亦將持續開展。
  • 榕樹灣大街會轉變成行人區以及籌備中填海土地的海濱行人道。 還會有全新的無線電台落成。 而且,租金已在逐日飆漲中。
  • Hayri Ozen 在南丫島住了五年,並在此經商: 「起初在這裏的房租約為港幣四千元,現今同樣的地點,租金卻已漲到港幣八至九千元。」
  • 也許是因通貨膨脹的關係,此飆漲的樓市亦反映出南丫島的通勤人口逐漸增加,為了尋求較低廉的花費、及社區導向的生活。
  • 於銀行任職的 Karen Hui 六個月前搬進南丫島: 「我熱愛遠離都市塵囂。 南丫島適合那些喜歡慢活與寧靜生活的人。」
  • 大計畫,小島嶼
  • 許多居民樂見這般改革計畫,預估將吸引更多遊客,為南丫島注入更多商機。 其中一位南丫島土生土長的地產經紀 Victor Lau 便表示,「對當地居民來說,外來人口進駐南丫島是好事。 不僅能刺激島上的商業發展,也能讓生活更為便利——現在已能在此購得各式各樣的東西了。」
  • 然而,原本島上吸引居民(還有我)愜意且悠閒的魅力恐怕要因更迭的改革及新進的居民而有所威脅。
  • 實際上,如果順利的話,建旺發展的主席 Bobby Li 希望能將這座島嶼建設成全港首個世界級的遊艇碼頭,主辦國際型帆船賽事,並打造香港最奢華的豪宅。 換句話說,就是把居民藉以遠離繁囂的南丫島變成富豪旅客的渡假勝地。
  • 隨著其中一個建案 Lamma 1 以及其他多個計畫已步入完工階段,Bobby Li 南丫島的計劃可望成真。 雖然很難將南丫島與迷人的觀光勝地聯想在一起,但其比鄰中環的絕佳地理位置與未開發的大片沿海土地,顯示出它成為香港熱門地產重鎮的潛力。
  • 南丫島能否轉變為投資客拭目以待的獨有度假勝地,Lamma 1 的成功與否將成為其關鍵指標。
  • 南丫島居民 Scott Davis 認為此事荒謬至極: 「南丫島若過度發展將是非常可惜。 民眾不會因為此地的繁景而進駐。 要到離島享受奢華的生活,人們會選擇愉景灣。」
  • Squarefoot.com 上列出每月超過港幣 130,000 元的房價,共有 11 幢洋房、擁有多個樓層,每戶皆能飽覽海景、擁有大型花園、無邊際游泳池及全天候的私人郵輪。
  • 店主 Ah Kit,住在南丫島 15 年,他表示:「南丫島有許多未開發的土地可以有更好的運用方式,不過仍需適可而止。」
  • 甚至連地產經紀 Victor Lau 都同意: 「南丫島現在有不錯的發展。 若建造太多樓盤,它的外觀和社區樣貌就會截然不同。」
  • 一旦南丫島發展成功,原本大片未受干擾的灌木及與世隔絕的天然海灘勢必會吸引開發商的注意。 這樣的局面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不僅是島上居民,所有享受香港戶外風光的人都不樂見此情況發生。
  • 我所熟悉的島嶼生活將不復存在。

  • 島居博思 | 14-Nov-10, 10:37 PM | 島居隨筆 | (45 Reads)

    蘋論2010年11月13日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的晚年巨作《復活》(寫於 1889-1899),對筆者年輕時的人道主義思想情懷影響極深,至今仍記得托翁寫主人公聶赫留朵夫在長期和廣泛地接觸被流放的囚犯後,他總括當時俄國的囚犯不外是四種人:第一種人是本身沒有犯罪,純然是法庭錯誤判決的犧牲者;第二種人是幾乎任何人處在他們的境況下都會犯罪的人,比如面對不公平待遇而盛怒下的暴力;第三種人是確實犯了罪,但相對於他犯的罪,社會對他犯的罪卻大得多;而最令人唏噓的是第四種人,他們之所以被判有罪,只不過因為他們的道德比其他人高尚,比如政治犯。


    一百多年前托翁對罪犯的概括,不僅在今天的中國大陸仍然適用,而且情況比之於帝俄時代,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比如第一種人,就不僅是法庭錯誤判決的犧牲者,而且是法庭明知這人無罪而硬加栽誣的犧牲者。在趙連海案的起訴書中,提到趙為李蕊蕊被強姦而去公安局告發涉「尋釁滋事」的兩個證人,維權網信息員趙榮以電話聯絡了此二人,四號證人蕭勇表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證人,如果可以上庭作證,他會證明趙連海沒有任何尋釁滋事行為,五號證人巴忠巍表示當局沒有為告發強姦一事找過他,起訴書所採用的話完全是根據需要設計的。


    受到不公平待遇而被指犯罪的行為,在今時大陸更是無日無之,反拆遷的種種抗爭,楊佳的殺警,鄧玉嬌手刃淫官(若非群情洶湧她也會被判刑),多不勝數。而殺戮無辜法官和在幼兒園開殺戒,可歸類為第三種罪犯,即社會對他們犯的罪大於他們所犯罪行。
    至於因道德比一般人高尚而判有罪的例子就多了。關懷環保和愛滋病的胡佳,被判刑 3年 6個月;調查豆腐渣校舍和遇難者名單的譚作人被判刑 5年;提出中國應切實執行憲法上的公民權利的劉曉波被判刑 11年。現在,本身既是三聚氰胺毒奶粉的受害者,只不過聯合其他受害者要求當局按已承諾的方式賠償的趙連海,被判刑 2年 6個月。而當時因毒奶粉案而被免職的國家質檢局局長李長江,免職一年後又重獲新職。這真是最具中國特色的政治︰導致毒奶粉的官員沒事,追究事件的受害人被審判。世上還有比這更荒謬、更寃枉的事嗎?網上有一副擲地有聲的對聯:
    「蒼天有淚趙連海;大地無情李長江!」

    中共在諾貝爾和平獎即將頒獎、 20國峯會和 APEC峯會即將舉行的敏感時刻,硬生生把一個正義的受害者判刑,是銳意向國際社會和大陸百姓表明:中國崛起了,有錢了,財大氣粗了,今天在桌上擺了一堆錢和一枝槍,就是不管普世價值,就是不理反對聲音,就是我行我素,就是不顧形象,其奈我何!

    十天前,中國總參謀長陳炳德在與德國國防部長古騰貝格的一小時會晤中,用了 40分鐘獨白,直指美國藉諾獎向中國施壓。這種不顧國際禮儀的強蠻,顯示中國當權者為了自身利益,鐵了心要與世界維護基本人權的時潮對着幹。

    「在俄國,一個正直的人的唯一出路就是監獄。」這是托翁在《復活》中的一句話。今天,把「俄國」改為「中國」是完全適當的。難道沒有進監獄的就都不是「正直的人」嗎?不錯,對不公平的事,沉默也是「共犯」。馬丁.路德金說:「歷史將記取的社會轉變的最大悲劇不是壞人的喧囂,而是好人的沉默。」沉默者可能是好人,但不是見到不平而肯發聲的正直的人。

    梁振英昨天被問到對劉曉波獲和平獎的看法,他表示最應該獲和平獎的是鄧小平。鄧小平,即六四下令開槍鎮壓的人,也是提出改革開放但一黨專政的權力牢牢不放,以致造成今天這種殘酷的特權資本主義社會的人。托翁在《復活》中的另一名句是:「他們認為神聖而重要的並不是這個春天的早晨,也不是上帝為造福眾生而賜下的這個世界的美麗,那種使人趨於和平、協調、相愛的美麗,而是他們硬想出來統治別人的種種辦法。」這應是鄧小平所信奉的哲學吧。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