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島居博思 | 25-May-08, 11:29 PM | 有書有贏 | (574 Reads)

創作者通常不喜歡為自己作品解畫,愛把自己隱藏於作品裡,可能會說「你看到甚麼便是甚麼。」當然,每個人對作品有自己的理解,因為人人經歷和視點不同,然而還是阻撓不了觀者的好奇心,想窺探作者的原意,不過當作者說了這句,再問為甚麼就顯得無禮和愚蠢,實情可能作者也不太清楚。幾米新書《幾米故事的開始》,是少有作者暢談作品背後,而且談盡每個作品的緣起。

Picture

幾米的創作與他大病過和事業高低潮關係密切,難得他坦誠相告,連家人對創作的反應和影響也細細道來。幾米透過創作表達了他當下的心思和感觸,這本書又像是他十年創作路和生活變化的總結,好讓他確定未來路向。

幾米這十年剛好女兒來到人世,作品與女兒一起成長,互相影響。幾米寫女兒對作品的看法,女兒的生活點滴又成了素材,《小蝴蝶小披風》就是以女兒和她同學作為原型。父女間有時短兵相接,刺激為父的自省,於是誕生了近作《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女兒柔柔在《幾米故事的開始》也有執筆,寫了篇「我爸逼我寫的東東」,幽默。

創作完《向左走‧向右走》,幾米覺得那種緣份未到可以套用到他和太太身上。書裡提及幾米太太對作品和老公成名後的反應,太太繼續低調,但對老公接受訪問時愚蠢的表現大笑不已。

《向左走‧向右走》的男孩和女孩永遠不碰面,幾米巧妙地安排他倆住在隔壁,諷刺的很,原來靈感來自幾米某天聽到隔壁裝修,有人新搬來,但舊的鄰居他也不認識,這麼接近的人,究竟是誰,會不會其實是失散已久的朋友。幾米玩味上帝的角色,操控男孩女孩的相遇,他畫了一張滿是人的畫讓他們彼此尋找,幾米覺得「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角,其他人都只是龍套;但是,一個人不管有再多精彩的故事,一旦把鏡頭拉高拉遠,什麼都看不見了。」眾生皆平等,何必我執。

羡慕幾米,可以讓自己筆下的人物長大,老去後來一次重逢,新、舊故事可以對話。1998年女孩和毛毛兔在《森林裡的秘密》相逢,2006年,老了的毛毛兔在《謝謝你毛毛兔,這個下午真好玩》裡帶著老太太再次起飛,一如過去他們經歷過的奇幻旅程,之後,老太太大聲地向毛毛兔說再見,是向年少告別。幾米慨嘆「青春不再,童年的記憶是我們唯一的慰藉。」

幾米有幅作品,一個人帶著白底灰黑花紋的貓看海,文字寫著﹕「厭倦解釋,......」畫裡的日出令人恬適。讀一本好書,洗一籃衣服,讓陽光盡情曬乾衣服,簡單,美好,就是開心,犯不著解釋為甚麼。男人在《布瓜的世界》裡嘆道﹕「為何魚只要一種表情,就可以面對全世界?為何我卻不能只用一種表情面對全世界呢?」

幾米作品走出華人地區,遠至希臘,有人找他與外國作者合作出版繪本。他曾獲選亞洲最有創意的五十五人之一,學界和媒體一度興起研究「幾米現象」,名氣可謂響噹噹,人依然謙遜得很。在書末「幾米問答室」裡,問他是不是也不准人修改作品。幾米說﹕「......如果一味地堅持自己的作品不能修改,很可能是出於自己無知。......更謙虛一點,並不會讓我們的作品受到傷害,相反的,有更多的機會讓它變得更好。」編輯和作者不存在誰比誰大,修改不等如破壞,不等如不尊重,而是合作,把作品更好地呈現。不准人修改作品的人,往往以藝術家自居,覺得編輯、美術、發行等等都是次要的人員,其實「只是一粒微塵」。幾米說創作需要完全獨處,甚有同感。他說﹕「創作是工作,也是娛樂。可以一整天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我覺得很棒,我非常喜歡現在的生活形態。」


[1]

很多畫家只喜歡以圖像去表達自己的意念,但幾米有點不同,這個我敬佩的男人的特別之處往往在於他把文字和圖像靈巧而真切的配合...每一相畫,讓人細味的都是一個故事吧。
-木偶S

司徒
[引用] | 作者 司徒 | 03-Jun-08 8: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