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島居博思 | 14-Oct-10, 11:43 PM | 島居隨筆 | (104 Reads)

為電視節目搜集資料,按導演要求約烹飪專家A下午茶,A來電說會遲到。A遲了一小時,甫坐下,除了連連道歉,坦言相告剛帶患癌親人看醫生,回程的士在路上塞車。素未謀面,A實話實說,意在說明事情突發,情非得已。

導演單刀直入簡介製作意圖,希望A提供資料和協助拍攝。我卻話題一轉,問A患癌家人情況,要不要介紹醫生。A坦然告之,引出一些癌患家屬常有的不安。我有多名家人和好友患癌,覺得給予聆聽和介紹醫生或可令對方紓懷。A一邊說一邊眼濕濕,看來所受壓力不小。

時光又過去大半小時,A主動結束病人話題,友善道來她對飲食的見解和個人經歷,從兒時講起。多謝A坦誠分享,大家的熱飲早喝光,鄰桌已換了很多批人面,有人開始鋸扒,不知幾時開始,侍應點起了蠟燭。A亦告辭,真誠地說我們成了朋友,她想請我們吃飯,想約下周。我說請吃飯大可未必,最重要是A先辦好家事,照顧好家人。A準備帶家人回內地,我擔心A自己也照顧不來。A執意不想麻煩兒女。

A離開後,導演說A所提供的菜色和個人小故事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說不過A的好處是有名氣。究竟導演要什麼?我搞不清,導演總無法說明想要。每次約人出來,漫長又反覆的詰問,不僅受訪者要有耐性,作為同事也需要。我覺得A很合作,換作受訪的是我,也不會把自己成長的悲與喜無條件地向新相識傾訴。當青春無存,這種被陌生電視製作人磨足三四小時的對話,簡直如善行。幫你是人情,不幫你是道理,一向號稱製作認真的電視隊伍需要同理心,換了是電視人自己,會不會這樣耗掉時間、精力、無私相告個人故事。還要談了半天對方不打算用。

A很多資料都感人和有趣,我作為一個任職過兩間電視台共八年的專題節目高級記者,A提供的資料簡直豐富到拍不完。慶幸以前任職的新聞及公共事務部編制,集採訪(資料搜集)與導演於一身,可完完全全,由頭到尾經驗事情和接觸對象,掌控自己的作品。 

 

導演後來電我,叫我主動請A履行下周請吃飯的諾言。我說怎麼可以,太難為情。導演說,想快快再有機會見A,希望A飯桌上忽然想到更多可為電視示範的菜色。我當然不會照做!

導演後來請我通傳,請A在自己家裡向主持人作狀示範A第一個教人煮的菜色,並接受主持訪問。我問導演,這是我們當天沒談過的,為什麼忽然有此安排,導演說這是她的作品。

我致電A相告,A在街上,不便通電。稍後A來電非常不滿﹕

1/「為什麼要求示範第一個教的菜色?」A說早忘掉,這第一款沒任何意義。同意!六十年前的往事,如果A仍記得,一定對A很有意義,如果忘了,當然沒任何意義。如果問我入記者行第一篇寫的稿關於什麼,如果我還年輕,或許仍記得。當閱歷愈多,這第一稿早就忘掉。

2/「這些都是上次見面用了大量時間談完後沒觸及的話題,為什麼忽然成為拍攝內容,究竟導演的作品想說什麼?」A說導演的要求令她無從適從。

3/導演沒問過A的意願就要求在A家居拍攝,是不尊重。

4/「這個電視團隊愛花大量時間日傾夜傾,然後用大量時間拍攝,最後只出街兩分鐘。」A說不想再做這種沒效率又看不到意義的工作。A問如果應允,A的出街片段是不是只得兩分鐘。我如實告之,是三分鐘。A料事如神,一定經歷過。

5/A說已經很久沒在電視露面,除非是有意義的事。A覺得這件事沒意義。而且A不相信導演可以把A好好呈現出來。

6/最後A說﹕「你的導演年紀不小,但她沒有感情,你比她有感情。我不要跟她這樣的人合作。我說話向來好直,我說的向來好難聽,但我說的都是真話,不轉彎抹角。」

我這一篇不是為自己貼金,只是覺得發人深省,佷想分享。做什麼職業都好,首先要做好一個人。有人告訴你家人患癌,你能無動於衷嗎?

訪與受訪,不存在奉旨。我電視台訪問你,講的都是人情趣味,毫不敏感,你就要應允,你就要協助。而且最好無酬,我們沒錢,用錢的東西不香。

找人訪問很難,當中夾雜捱義氣、利用、互相利用、覺得有意義、或有人覺得只為做好一份工。無論如何,人與人之間的同理心、關愛和尊重應該凌駕交差。

A拒絕,問我會不會難做,我說任何人完全有權拒絕受訪。正如有導演說假如找不到人在某些環節被拍,我就要貢獻自己,我,斷然拒絕。電視隊伍遭人拒絕受訪是一個教訓,尤其他們早忘記謙卑。

羨慕A啪嚦啪嘞吐出了句句真話,我只能簡潔向導演交代A拒絕受訪。導演在電話中喃喃﹕「啊!我都估到佢可能拒絕,聽講佢個人係咁。」是下台階、打定輸數或自信不足?我應該向導演坦言A所說的一切,因為導演LEARN不到。

A說雖然合作不成,仍想請我和導演吃飯,我照樣說不必。A說是不是拒絕拍攝令我們不想跟A做朋友,當然不是。結果,只我一個人赴約。電視人來去匆匆,一切順利拍完得心應手就好,從來不去收拾爛攤子。


[2]

喂島記,感冒入腸不是太嚴重吧?要多d休息, 吃吓粥水, 清吓腸胃就好。
曾有一段時間很不喜歡做採訪工作,因為覺得訪與被訪,是一種利用關係,勉強問,又勉強答, 有d無謂。後來想通了,每次訪問別人,我都提自己,這不是什麼訪問,而是一場對方和我都同樣enjoy的聊天。份稿寫得好看與否不是最重要,反而雙方的感受才是最實在的。

默泉
[引用] | 作者 默泉 | 15-Nov-10 11:2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感冒入腸,今早致電導演告之不能到某農莊拜訪,提議改期或著她一人去。導演連忙問詳細交通方法和聯絡。一句問候或問詢都沒有,公事公辦。

島居博思
[引用] | 作者 島居博思 | 15-Nov-10 9:00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