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島居博思 | 15-Oct-10, 11:57 PM | 島居隨筆, 動物情緣animal love | (65 Reads)

去碼頭途中,腦裡塞滿工作,聽到狗吠,島上平常。

不,不,他在說﹕「喂,喂,去邊?去邊?」是喊我嗎?「我叫你。我叫你。」抬頭,蓬蓬的樹葉縫中露出一截欄柵,後面一個俯視我的臉。我喊﹕「Present!Present!好耐冇見。」Present快樂地蹦來嘣去。「跟我玩,跟我玩。」我說要出去工作......海邊的婆婆奇怪這人狗對話。

Present是「現下」給我的「禮物」,那親切的招呼證明他記得我。

一頭經常需要走動和受訓的工作犬,整天被栓在家門外。上次探他恐怕已是一兩年前的事了。有天在家裡收到Present邀請,剛好晚上大群朋友吃飯,當中有Present的主人。飯後提出家訪狗主,幾個人同去。大家興緻勃勃在屋外聊天,我卻沈醉於與Present扭作一團。炎炎夏夜,濕度高,Present的長毛發出強烈的味道,這是女主人與少主受不了他的原因。我想人也有味道,狗也聞到,只是人不自知。

Present熱情地舐我的手,我用頭頂他的頭。我用戶外水喉射他,他開心玩水。Present輕噬我的腳,我作勢咬他屁股。我們的心充滿戲謔和歡樂。最後一次灑水,我把自己也弄濕,喊停。「小子,我沒你精力充沛。」Present忽然給我一幅畫像﹕他在沙灘奔跑,啣回一隻飛碟。一隻手再把飛碟拋出去,手屬於狗主爸爸。 我把傳意告訴朋友,他說﹕「好呀,你明天帶他去沙灘吧。」我說Present希望爸爸帶他去。朋友始終咧嘴而笑,對我的話懷疑,笑說不用上班嗎?哪有時間陪狗。有時,懂得動物傳意不見得能幫到動物。

臨別依依,Present雙腳立定,雙手搭著我請我別離開。我答應很快再來。爾後,向狗主提出訪狗,狗主總是笑著推辭。那幅爸爸帶狗狗去沙灘的影像一再play back,不知怎的,愈來愈淺色。今天他叫我,重燃探訪他的渴望。

 

 


[1]

上周去馬屎埔做訪問,某家人養的狼狗熱情如火,不斷舐我隻手,應該是位樂天狗女.我撫著她的毛,心裡問道「你好嗎?」,不過始終feel唔到佢個答案,哈哈! ~_~

默泉
[引用] | 作者 默泉 | 16-Oct-10 9:19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