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島居博思 | 29-Dec-10, 5:47 PM | 島居隨筆, 光影記事, 有書有贏 | (98 Reads)

有人說,電影版不看也罷。啊,我不打算比較原著,只是這年頭有什麼能令人期待。哈利波特從不是我的一杯茶,電影節、藝術節早已視若無睹。

挪威的森林寫的是六十年代,我們看的時候是九十年代。究竟阿綠好或直子好,大家在立法局(是的,回歸前這樣叫)記者室你一言我一語,在無盡政制討論的會接會間,惟有村上春樹抬起眾人厚重的眼皮,打開乾涸的嘴。

海難當前,我碰見叫老鼠的朋友,順手開了附近兩罐啤酒,道別後繼續飄浮。......家裡什麼吃食都沒有,連餅乾罐底的碎屑都吸盡,我和妻決定打劫麵包店。......我和綠躺在天台,看鄰家火光熊熊。......

風聞尋羊的冒險先發行英文版,一個人跑到東京搜買。翻動英文鉛字,另一個村上在心間浮起。一直想知道扉頁上作者抱著的貓叫什麼名字,沒人提過。

買了電影Box set,裡面有一本筆記,幾張劇照,兩張換票券,才想到找誰看。最先想到的一個已經離開世界,第二個想到的用另一種方式永別。沒有人同看,原來失落的是一個共同走過某個年代,可以分享熱愛的朋友。第三個,問能不能有多一張票給男友,一個不知道村上春樹的人。

Echoed 旅行方式,與其湊合旅伴,不如孤身上路。兩張票,隔一段時間重看或者一張送人。


[1]

《挪威的森林》總讓我憶起大學時代的生活和心情,充滿未知和惘然,對現況諸多不滿卻不知可以怎辦。轉眼已是陳年事......順便預祝島記新一年平安、快樂!

默泉
[引用] | 作者 默泉 | 29-Dec-10 11: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